世事都給他看透了


G先生似乎已習慣了潛在買家無聊的抱怨,並輕描淡寫地回應:「室內還容易解決,其實向北的寧靜才是這屋苑最大賣點。」

「不是吧,正常人人都想買向南樓。這邊也對著馬路也有小巴和校巴經過,向南那邊巴士很遠也不太吵耳吧。」

「馬路是其次,地鐵才是大問題。」

「地鐵怎會吵耳...晚上睡覺時也沒有地鐵了吧?」

「你試試早上五時多被第一班地鐵吵醒,便知道甚麼叫『攞命』。」G先生說畢,別轉過臉去,似是暗示筆者自己想想。

那一刻,筆者強烈地感受到G先生觀言察色的能力。大概他早就看穿了我的心思。

G先生向著大門方向走,邊說:「這裡可以享有半山的清幽、景觀,也有平地的方便。另一邊的景觀如何,相信你們也心中有數。向南樓也要看前面是甚麼才有意思,如果前面是大海,當然無得輸。但這裡東南是唐樓的天台,西南是舊式公屋,夏天吹來的都是熱風。」

「向半山那邊建築物較疏,相信你也Feel到吧。」G先生向我招手,示意筆者開窗感受一下。那一刻,我的身體可能感受不到,但筆者的心裡真的有點Feeling。

「這裡業主開價320萬,已減到315萬,還有少少可以傾。這裡很少有放盤,尤其是向半山這邊,很搶手。」G先生打蛇隨棍上,開始游說工作。

那一刻我還未有心理準備還價,便亂說:「這裡租到幾錢?」

「10,000左右吧。如果略為裝修一下應該可以租到10,500 - 11,000。你心目中的價錢是多少?」G先生邊踏進升降機邊問。

「我看最近成交價也只有275 - 280萬,我的預算也是差不多吧。」我裝作預算有限,看他有何反應。

「R,那已經是農曆新年時的價錢,你也知道新年後小陽春升了一截吧。你不用急著還價,想清楚再告訴我吧。」G先生很禮貌地告訴我,他不會替我還那口價給業主。

說著說著,我們已經來離開了屋苑範圍。雖然我們沒有還價,G先生仍然保持著自然的笑容,道:「我還要等下一個客人看這單位,就不送你們了,如果你們有興趣便致電給我。若有新放盤我也會主動告訴你。」

想不到放盤少的威力如此大,這個寂寂無名的屋苑的睇樓客也一個接著一個來。臨走時,筆者再問了一句:「業主有收過offer嗎?」

G先生說:「當然有,昨天的客出價295萬他也不肯賣呢。」然後他拿起電話,向我們揮手示意離去。

這一問成了這一次睇樓之旅的最大敗筆。但到目前為止,筆者還未知自己已一步步墮入G先生的推銷計劃中......

(待續)

留言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

按揭現金回贈 - 從銀行手上奪回屬於你的錢

富士山下

平民廉價融資渠道Q&A

對於Starman「賺資產」一文的感想

心動不如行動

分散風險對債券投資的重要性

終於上車了

手痕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