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一堆爛債

圖片
Um...

長假期無聊統計

圖片
在璀璨花火之前,作些無聊統計。第零波- 9969 諾誠健華
券商孖展凍資 440 億,最終超額 299 倍,凍資 670 億。
券商佔 66%,銀行及白表佔 34%。第一波- 9926 康方生物
券商孖展凍資 637 億,最終超額 639 倍,凍資 1650 億。
券商佔 39%,銀行及白表佔 61%。第二波- 9996 沛嘉醫療
券商孖展凍資 991 億,最終超額 1184 倍,凍資 2775 億。- 9983 建業新生活
券商孖展凍資 80 億,最終超額 143 倍,凍資 308 億。
券商凍資 1071 億,總凍資 3083 億,券商佔 35%,銀行及白表佔 65%。第2A波- 9999 網易
券商孖展凍資 857 億,最終超額 361 倍,凍資 2339 億。券商佔 37%,銀行及白表佔 63%。第2B波- 9618 京東
券商孖展凍資 760 億,最終超額 179 倍,凍資 2831 億。
券商佔 27%,銀行及白表佔 73%。
第三波- 9997 康基醫療
券商孖展凍資 1042 億,最終超額 989 倍,凍資 3095 億。- 6078 海吉亞醫療
券商孖展凍資 517 億,最終超額 609 倍,凍資 1351 億。
券商凍資 1559 億,總凍資 4456 億,券商佔 35%,銀行及白表佔 65%。第四波- 1477 歐康維視
券商孖展凍資 905 億,最終超額 1896 倍,凍資 2944 億。- 同期一大堆 (只取思摩爾、正榮、永泰、祖龍)
券商孖展凍資 516 億,最終凍資 1664 億。券商凍資 1421 億,總凍資 4608 億,券商佔 31%,銀行及白表佔 69%。
(資金或受季結影響,中銀香港及恒生銀行沒有為一大堆新股開孖展)第五波- 9633 農夫山泉
券商孖展凍資 2038 億,最終超額 1148 倍,凍資 6709 億。券商佔 30%,銀行及白表佔 70%。第六波- 6988 樂享互動
券商孖展凍資 928 億,最終超額 1632 倍,凍資 2849 億。- 0909 明源雲
券商孖展凍資 920 億,最終超額 644 倍,凍資 3978 億。券商凍資 1848 億,總凍資 6827 億,券商佔 27%,銀行及白表佔 73%。第七波 (市場消息)- 6998 嘉和生物
券商孖展凍資 1047 億,傳最終超額 1200 倍,凍資 3500 億。- 1952 雲頂新耀
券商…

[警世] 港股的打新盛宴可能要结束

圖片
轉載自 雪球《港股的打新盛宴可能要结束從去年開始火熱的港股打新,經歷了兩年暴利時代,很有可能在今年四季度走向終結。因為供求關係已經發生逆轉。相比較A股,港股的打新劣勢有四:第一,需要現金打新,佔壓現金的時間價值;第二,發行估值偏高,一級市場切走蛋糕大部分,留給二級投資人的不多,而A股受到證監會呵護,一級發行估值偏低,留給二級的蛋糕較大;第三,港股券商針對個人打新都是雁過拔毛,普遍收取50~100港幣每次的申購費,這比費用並不低,長期來看可能占到散戶新股盈利的50%,苛稅猛於虎;第四,港股一人多戶打新,港交所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一人可以開四五十家券商的戶,一家人就可以開一兩百個戶,加上親戚朋友開上千個打新賬戶也不是問題,人稱百戶侯,千戶侯,打新戶數指數級增長。恰恰是因為這個最後一條,讓港股打新的供需關係迅速逆轉,由不足變成過剩。香港居民本來只能一人一戶打新,大陸居民開香港賬戶可以一人多戶打新。這個漏洞看來港交所也不用補了,因為已經過剩。看不見的手很快將完成動態平衡。當前很多公眾號宣傳的多券商開戶策略,受券商獎勵的個人利益驅動,對港股打新的現狀給出不客觀的評價,意欲開多個港股券商戶的投資人值得警惕。港股打新有賺有虧,而且需要精心策劃,又要甲組乙組頂頭鎚,又要搶融資額度,又要看基石投資人,又要算中籤率,不是一般的投資人所能把握的,當一項無腦套利的體力活,變成高智商的推理活動,它離投機也就不遠了。因為,其實這世上也不缺高智商。

悉尼.隔離 (下)

圖片
( 續上篇) 此外,酒店也提供額外餐飲服務,由政府補貼,因此價格比平時酒店價格相宜得多。筆者忘了影相,印象中啤酒每枝 A$5,平時酒店應該要一倍以上;一枝紅酒約 A$16-24,炸魚薯條也只是十幾蚊,還不時做推廣,算是很人道了。但是酒店服務只提供到晚上九時半,之後餓死也無法求救,所以筆者房間的吧枱變成這樣: 隔離期間,衛生部每天都會打來關心筆者,而且不是敷衍了事,如筆者沒接電話,他們會隔一會兒再打,直到筆者接電話為止。另外,隔離第三天和第十天,均有兩名護士親自上門進行拭子病毒測試,無需自行安排,實在非常貼心。隔離首一星期,筆者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打機,可是遊戲早已在香港隔離時打爆機了,不斷重覆玩,已經玩到很沒趣,第二星期便沒有再打機。 房間座向不好,本身陽光已不多,過了幾天還要下雨,不但令氣溫急降,也令僅餘的陽光消失。即使筆者每天都做運動,只令身體疲倦,晚間仍然毫無睡意。筆者失眠五天後,曾致電衛生部尋求解決方案,也有醫生打來詢問情況,說了一大堆筆者已經做了的防失眠方法,最後只能自費買褪黑激素吃,價格還要比網購貴一大截。幸好五天後,下雨天結束,筆者也不再失眠了。在此期間,由於維州疫情大爆發,有不聽話的昆州市民取道悉尼折返布里斯本,令昆州重手落閘,筆者隔離的地方頓時被列為高風險地區。幸好,昆州的法例列明只要持有在其他州份隔離14天及病毒測試呈陰性結果的證明,並從隔離酒店乘私家車直接前往機場(期間不得與社區進行接觸且不可離開機場範圍),回國人士便毋須再次隔離。這當然包括筆者。眨眼間已經到了第十二天,衛生部打來說明天會有人上門提供「結束隔離包」,內含已在新州隔離十四天及病毒測試為陰性的證明各一份,似乎筆者和太太都沒有受感染。翌日上午起,我們便一直期待門外的人聲…等到下午,終於有人拍門,一堆人在門外恭候,包括醫生、護士、軍人、警察等,他們解釋了第十四天的結束程序,並將「結束隔離包」交予筆者。奇怪的是,「結束隔離包」內的證明文件全部都沒有寫筆者的全名,只取用了 First Name 的第一個字和姓氏,也沒有護照或其他身份證明資料。昆州到底會否接受呢?
筆者不斷追問,門外的工作人員也不斷安慰筆者,說一定沒有問題,並指他們的系統內還有住址,一定不會弄錯。也許是筆者還不夠了解西方的姓名文化,只能祈求一切順利吧。終於到了第十四天,漫長的牢獄生涯結束了,筆者懷著既興奮又忐忑的心情離開酒店。在…

繼續回血

圖片
六、七月在「旅遊」中匆匆度過,人生首個「八月寒流」亦已然過去。
儘管布里斯本全年陽光充沛,畢竟在南緯二十七度,加上筆者住在山區,寒風凜冽不能小覷。 在晨光初現之際,上星期竟有天跌至攝氏五度,但日間又回升至二十度以上,非常舒適。
現在幾乎每天都會做運動,不是做 Gym 便是玩 Ring Fit,十分充實。
不過,所謂寒冬僅此而已,若論不寒而慄,又豈能比得上某記者會上發言者之謬論?肆意顛倒是非、重寫歷史,令人毛骨悚然。
那邊廂,資產市場恍如隔世,亞洲公司債券孳息率仍在尋底,高息債與 IG 一同上升,但得益於環球放水,息差仍然比年初及去年為高。
美股繼續一枝獨秀,科技股撐起了不止半邊天,連掹車邊稱為科技股的超級巨企蘋果公司也瘋狂上升,更別說市值較小的各類科創舊星和新星。港股一如既往,在中國被圍毆的情況下,指數在窄位上落,個別行業不斷經歷過山車。強勢股如醫療、物管、教育被輪流洗倉,資金紛紛跑到幾隻科技巨企避難。
筆者奉行接受「適合自己需要的投資策略」的原則,一於繼續「做 Deal」,以 150% 槓桿比率持有高門檻的亞洲直債,清掉一些不符策略的流動資產,並利用直債的剩餘孖展額抽新股,讓確定性極高的利潤幫助回血。惟亞洲直債債價已偏高,在下一條直債到期前,暫不考慮增持。
疫情緩和後,在澳洲的退休生活開支並沒有明顯增加,仍然遠低於在香港的開支水平。當然,回港之旅產生了不菲的費用,但仍少於每月的被動收入。
近月主要操作如下:
1) 一條亞洲直債到期,增持兩條,共持有七條
2) 趁回暖清倉 2588 (筆者仍十分看好此公司,但目前策略並不適合長持股票) 
3) Valaris 終於破產,VAL 2020 已全數 write-off,成為筆者歷來首張變廢紙的債券
4) 估計 CBL 最終都會破產,趁 CBL 2023 無厘頭反彈之際清倉,虧損 60%
5) 抽了幾隻新股,全部首日沽出,包括:

(P.S.: 以上除歐康維視外,現價全部高於筆者離場價...哈哈...)
- 9663 農夫山泉(4B1A, 待上市) 有傳超額 1100 倍,凍資 6400 億,創香港上市新紀錄。筆者投入的資金也創了新高,上一紀錄保持者為歐康維視。筆者估計自己的平均中籤率只有 0.3%,即使大升也無甚肉食,令人失望。
6) 因預期農夫山泉 IPO 火熱,買入 322 炒影子股,竟誤中遠超預期的業績,已獲利離場
7) 利用澳元閒資增持 GOZ
物業…

悉尼.隔離 (上)

圖片
七月底,香港疫情到達最高峯,見證了香港人在日曬雨淋中吃飯的日子。儘管聽上去很可憐、看下去很可悲,誰不知道很多能屈能伸的香港人從來都是在戶外吃飯呢?不信的話,平日午飯時間到有地盤在附近的港鐵站看看,很多建築工人在路邊吃飽了就躺在港鐵站出口乘涼、午睡。香港一直都是這樣運作的,只不過影響不到自己時,大家視而不見,甚至覺得用尊嚴換金錢沒有甚麼大不了而已。可幸的是,愚昧的政策只維持了兩天便撤銷。雖然政府嘴吧不認錯,總算在行動上認了。 吃過最後的晚餐,如期於八月初出發前往香港國際機場,離港前往悉尼。機場管理局雖然是法定機構,抉策和效率卻一點不比商家差,在第三波疫情爆發之際,還加緊趕工進行裝修。畢竟過去二十年來,旅客數字與日俱增,早已超過機場負荷,平時有何能耐閉關裝修呢?
這次武漢肺炎,的確令全球經濟活動得到一個喘息的機會,也給予大家反思的空間。在往悉尼的國泰航班上,偌大的商務艙乘客寥寥可數。無他,目前全澳洲限制國際旅客入境(包括澳洲公民),原因是不夠酒店作隔離之用。悉尼所在的新州目前的限制是每天不多於 500 人入境,而每班機不可多於 30 人。筆者出發前,看見商務艙已經有 18 個座位被佔,還以為航空公司會把經濟艙的乘客都擠掉,只賣幾萬元一張的商務艙機票。 誰料最後商務艙竟然只有五位旅客!人那麽少,可以盡情享受機艙內的設施,例如回港那程機不敢去的洗手間。終於,航班順利在悉尼國際機場降落。闊別五星期的澳洲,仍舊可愛。 一如所料,機場同樣是杳無人湮。筆者抵埗的時間,只有兩班國際航班降落,另一班來自紐西蘭,加起來也不過幾十名旅客。機場的通道上滿是澳洲政府的工作人員,有   ABF、軍人、警察,也有少量機場職員,還有機組成員。到了洗手間外,大家按照工作人員指示,列隊而站,待大家都完成梳洗,才出發往檢疫處。澳洲的安排遠不如香港般繁瑣,下機後基本上只有三個步驟:1) 回答過去十四天的旅程和身體狀況,被告知強制酒店隔離的程序2) 入境檢查、提取行李及經過生物安檢3) 登上旅遊巴,前往已安排的隔離酒店整個過程費時不到一小時!與香港相比真是天壤之別啊 入境過程這麽快,關鍵原因是強制酒店隔離,工作人員毋須急於在機場安排病毒測試的取樣工作,也不必安排手帶、追蹤 App 等無謂程序。另外,所有文件、通知程序綜合在第一步完成,不像香港般將一個程序拆開十步去做,當然有效率得多。由於旅客都被強制酒店隔離,社會付…

遊客看疫情下的香港 (下)

圖片
(續上篇)8) 來自政府的關心回港前看了一些檢疫人士的短片、文章分享和傳媒報導,政府會突擊 WhatsApp Video Call 檢疫人士,又會間唔中打來「關心」下你。幻想不同現實,除了第二天晨咁早有人打來問筆者有無病之外,十三天期間再沒有任何人關心我,沒有 Video Call,沒有電話、沒有 E-mail......9) 放監前的測試政府在機場已經派發第二個樣本瓶,並要求檢疫人士於第十二天自行安排交回指定地點,檢疫人士只能找家朋友幫忙,或者付錢用 Gogovan 送,位位一百。測試完成後,檢疫人士會收到一個標準 SMS,叫你夠鐘自己走,即最後一晚的十一時五十九分後。(image) 10) 檢疫酒店真的隔離到麽?筆者下榻的檢疫酒店,政策非常寬鬆,寬鬆到探訪人士竟可在不作登記的情況下上房。叫外賣時,有責任心的職員會親自拿上房,放在門外後速逃。沒有責任心的職員會叫外賣速遞員自己拿上房。另外,筆者房內的電話在檢疫期間壞了(原來固網電話會壞的!),酒店的維修員竟然毫不忌諱地進入房間,近距離地與沒有戴口罩的筆者對話,真是有膽識!嚇得筆者不禁彈開六呎外(房間最多就只有六呎空間給我彈開)。11) 重光之後筆者重光後,當然第一時間搬去五星級酒店,反正現在香港的酒店平到喊。By the way, 原來而家仍然有幻彩詠香江,唔知係做畀邊個睇?入住後,卻隱約感受到一些問題......12) 豁免檢疫的機組人員和海員香港政府非常大愛,竟然豁免機師、空姐空少和海員檢疫,不但不用隔離,而且連測試也不用做,便容許他們到處亂走、乘搭的士、食飯、劈酒,真厲害。筆者遷往的酒店似乎很喜歡接待機師,眼見一班又一班鬼佬機師搭的士來入住,酒店職員還要幫他們拿行李、噓寒問暖,真令人心驚膽顫。筆者剛回來已覺得有問題,但高官就話無問題。終於,出事了。一名來自美國的 Fedex 貨機機師中了招,筆者還在酒店大堂看見他的同事幫他退房,幸好他沒有到過酒店的餐廳吃飯。住了十晚後,酒店忽然說自助早餐的餐廳需要緊急維修,早餐要臨時轉往頂樓的景觀餐廳。唉,即係有人中咗要消毒啦!班鬼佬之前嗰日仲要坐係筆者附近食早餐......當晚我們在衛生署的名單中見到酒店又有人中招,是一個曾經到訪日本和韓國的人。Um...呢個時勢仲可以又去日本又去韓國,即係機師啦......當時只是七月二十日,政府仍然不肯承認豁免檢疫人士導致社區爆發。係囉…

遊客看疫情下的香港 (上)

圖片
(疫情下澳洲人一般不得離境,悉尼國際機場航班寥寥可數,離境大堂空空如也)如上一篇文章《墨爾本宵禁》所述,筆者一直有必要回港處理一些事情,本來打算於三月底回港,但因澳洲爆發第一波武肺、香港則因留學生回港潮爆發第二波,計劃告吹。到了五月,兩地疫情高峰已過,雖然航班少得可憐,筆者仍能轉折地經悉尼回港,順便實行一個久違的旅行——從布里斯本往悉尼自駕遊。最終筆者於六月底成功回港,成功親歷国安公署臨時扮工室開幕,並已於八月初回到澳洲。極度不幸地,筆者剛抵港,香港便出現爆發第三波的跡象,並在兩星期酒店隔離結束後全面爆發。以下摘錄一下此段期間筆者的所見所聞:1) 從悉尼飛往香港航班的乘客不多,經濟艙平均每行大概有2-3人,當中不少都是學生。全機乘客只有兩、三人穿了全身保護衣,少部分人有戴眼罩;很多人都照常喝水、吃飯,甚至去洗手間。不過為安全起見,筆者全程都沒有上洗手間。只有兩位空姐有戴眼罩,其他都都只戴口罩。 (傳說中的保護衣!)2) 抵港的檢疫和測試程序程序甚為繁瑣冗長,且重複度高。過程中筆者先後轉乘了三次旅遊巴,見了不下十位工作人員,下機時取得那張《檢疫令》經了不知多少手(極不衛生),每次見到不同工作人員都要重新核對一次,紙張都快要被弄穿了。筆者晚上九時多下機,最後搞到凌晨二時許才抵達酒店。3) 政府安排的酒店政府安排了富豪東方酒店讓下午及晚上的抵港人士暫住一晚,雖然不用付費,但房間的狀態實在惡劣得很,天花板和牆身充滿發霉的痕跡,浴室的設施既殘破又骯髒,幸好只需住一晚。政府預備的晚餐在凌晨二時許才到手,味道就甭提了,最慘是吃完便肚痛,估計是煮好很久才派給我們吃。果真免費才是最貴的。4) 武肺測試取樣的方式話說樣本瓶中已有測試液,被測者只需將「深喉唾液」Kruuuuua 一聲吐進瓶中再交回工作人員便可。博覽館內共有五十個「吐痰間」,筆者在想如果五十人一起吐痰,真是蔚為奇觀,應列入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回到正題,這個取樣方法有三大問題:- 不是每個人都能吐出「深喉唾液」,吐不出的肯定會用普通唾液代替,這種測試有甚麼意義?- 瓶中本身已有液體,肉眼根本無法分辨被測者有否吐出唾液,遇到不想隔離的賤人不吐怎麼辦?- 指引要求樣本瓶不要傾側,但政府提供了兩個比樣本瓶大十幾倍的保護袋裝樣本瓶,究竟被測者如何能確保樣本瓶沒有傾側?真是百思不得其解。5) 測試結果後的安排翌日筆者需等待測試結果,證…

墨爾本宵禁

圖片
墨爾本所處的維多利亞州(維州),三月武肺第一波爆發時並非特別嚴重,確診個案最多的一天也只有 111 宗,按人口比例跟筆者身處的昆士蘭差不多。經過四月至六月中的平穩發展後,每天確診個案已減至個位數,有些日子甚至零確診。第一波疫情後期,維州是全澳洲測試率最高的州份,當時筆者還取笑維州在疫情減緩後增加測試是為了漂亮的數據 (Lower positive test rate)。
然而,自六月下旬起,維州的確診個案突然大幅飆升,由最初每日 10 至 20 宗,到六月二十九日突破 70 宗,七月六日及七月七日接連創下 124 宗及 164 宗的單日紀錄,累計社區傳播個案及源頭不明個案較六月中上升一倍,且毫無減緩的跡象。
七月八日,維州宣布封州。同日,新南威爾士州(新州)對維州關閉邊境,新南威爾士州民仍可入境但需於家居隔離十四天。
七月十日,昆士蘭(昆州)對維州關閉邊境,昆州州民仍可入境但必需於政府安排的酒店強制隔離十四天
然而,維州的疫情顯然已在社區全面爆發,外國傳入個案根本不值一哂,封州也是無補於事。州內社交限制政策越收越緊,但新增確診數字仍一再創新高。
七月二十七日,維州單日新增確診突破 500 宗。
七月三十日,維州單日新增確診創下至今最高紀錄,達 694 宗。
八月二日,維州單日新增確診 626 宗,州長宣布墨爾本都會區實施宵禁。下午八時至翌日早上五時,墨爾本都會區市民除上班及必需活動外,不得離開住所。日間市民亦只可就指定活動離開住所不多於五公里範圍,包括購買日用品(僅限一人)、做運動、就醫及工作。對於中學程度以上的課程,所有教學必需遙距進行;如可在家工作,必需在家工作。
墨爾本都會區以外的維州各地區,繼續實行第三級限制,市民全日可以離家購物、做運動、就醫、工作及上課,沒有進一步收緊。全州不准探訪。
雖然全世界不少地方(包括香港)均出現第二波爆發的現象,但維多利亞州可能是全世界第一個第一波疫情迅速受控、而第二波疫情卻遠超第一波的發達國家,且其爆發的幅度、時間和受控程度都比筆者想像中惡劣。
筆者於六月底返港,到八月初回到澳洲,目前正在悉尼(即新州)酒店強制隔離中。新州的疫情暫時未見因維州爆發而大幅上升,自七月中起每日確診數字均維持高單位數至20宗之間。然而,筆者家在的昆士蘭卻提早對新州作出戒備:
七月十四日,新州的 Liverpool LGA 被列為高風險地區,非州民不得入境,昆州州民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