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遊客看疫情下的香港 (上)

圖片
(疫情下澳洲人一般不得離境,悉尼國際機場航班寥寥可數,離境大堂空空如也)如上一篇文章《墨爾本宵禁》所述,筆者一直有必要回港處理一些事情,本來打算於三月底回港,但因澳洲爆發第一波武肺、香港則因留學生回港潮爆發第二波,計劃告吹。到了五月,兩地疫情高峰已過,雖然航班少得可憐,筆者仍能轉折地經悉尼回港,順便實行一個久違的旅行——從布里斯本往悉尼自駕遊。最終筆者於六月底成功回港,成功親歷国安公署臨時扮工室開幕,並已於八月初回到澳洲。極度不幸地,筆者剛抵港,香港便出現爆發第三波的跡象,並在兩星期酒店隔離結束後全面爆發。以下摘錄一下此段期間筆者的所見所聞:1) 從悉尼飛往香港航班的乘客不多,經濟艙平均每行大概有2-3人,當中不少都是學生。全機乘客只有兩、三人穿了全身保護衣,少部分人有戴眼罩;很多人都照常喝水、吃飯,甚至去洗手間。不過為安全起見,筆者全程都沒有上洗手間。只有兩位空姐有戴眼罩,其他都都只戴口罩。 (傳說中的保護衣!)2) 抵港的檢疫和測試程序程序甚為繁瑣冗長,且重複度高。過程中筆者先後轉乘了三次旅遊巴,見了不下十位工作人員,下機時取得那張《檢疫令》經了不知多少手(極不衛生),每次見到不同工作人員都要重新核對一次,紙張都快要被弄穿了。筆者晚上九時多下機,最後搞到凌晨二時許才抵達酒店。3) 政府安排的酒店政府安排了富豪東方酒店讓下午及晚上的抵港人士暫住一晚,雖然不用付費,但房間的狀態實在惡劣得很,天花板和牆身充滿發霉的痕跡,浴室的設施既殘破又骯髒,幸好只需住一晚。政府預備的晚餐在凌晨二時許才到手,味道就甭提了,最慘是吃完便肚痛,估計是煮好很久才派給我們吃。果真免費才是最貴的。4) 武肺測試取樣的方式話說樣本瓶中已有測試液,被測者只需將「深喉唾液」Kruuuuua 一聲吐進瓶中再交回工作人員便可。博覽館內共有五十個「吐痰間」,筆者在想如果五十人一起吐痰,真是蔚為奇觀,應列入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回到正題,這個取樣方法有三大問題:- 不是每個人都能吐出「深喉唾液」,吐不出的肯定會用普通唾液代替,這種測試有甚麼意義?- 瓶中本身已有液體,肉眼根本無法分辨被測者有否吐出唾液,遇到不想隔離的賤人不吐怎麼辦?- 指引要求樣本瓶不要傾側,但政府提供了兩個比樣本瓶大十幾倍的保護袋裝樣本瓶,究竟被測者如何能確保樣本瓶沒有傾側?真是百思不得其解。5) 測試結果後的安排翌日筆者需等待測試結果,證…

墨爾本宵禁

圖片
墨爾本所處的維多利亞州(維州),三月武肺第一波爆發時並非特別嚴重,確診個案最多的一天也只有 111 宗,按人口比例跟筆者身處的昆士蘭差不多。經過四月至六月中的平穩發展後,每天確診個案已減至個位數,有些日子甚至零確診。第一波疫情後期,維州是全澳洲測試率最高的州份,當時筆者還取笑維州在疫情減緩後增加測試是為了漂亮的數據 (Lower positive test rate)。
然而,自六月下旬起,維州的確診個案突然大幅飆升,由最初每日 10 至 20 宗,到六月二十九日突破 70 宗,七月六日及七月七日接連創下 124 宗及 164 宗的單日紀錄,累計社區傳播個案及源頭不明個案較六月中上升一倍,且毫無減緩的跡象。
七月八日,維州宣布封州。同日,新南威爾士州(新州)對維州關閉邊境,新南威爾士州民仍可入境但需於家居隔離十四天。
七月十日,昆士蘭(昆州)對維州關閉邊境,昆州州民仍可入境但必需於政府安排的酒店強制隔離十四天
然而,維州的疫情顯然已在社區全面爆發,外國傳入個案根本不值一哂,封州也是無補於事。州內社交限制政策越收越緊,但新增確診數字仍一再創新高。
七月二十七日,維州單日新增確診突破 500 宗。
七月三十日,維州單日新增確診創下至今最高紀錄,達 694 宗。
八月二日,維州單日新增確診 626 宗,州長宣布墨爾本都會區實施宵禁。下午八時至翌日早上五時,墨爾本都會區市民除上班及必需活動外,不得離開住所。日間市民亦只可就指定活動離開住所不多於五公里範圍,包括購買日用品(僅限一人)、做運動、就醫及工作。對於中學程度以上的課程,所有教學必需遙距進行;如可在家工作,必需在家工作。
墨爾本都會區以外的維州各地區,繼續實行第三級限制,市民全日可以離家購物、做運動、就醫、工作及上課,沒有進一步收緊。全州不准探訪。
雖然全世界不少地方(包括香港)均出現第二波爆發的現象,但維多利亞州可能是全世界第一個第一波疫情迅速受控、而第二波疫情卻遠超第一波的發達國家,且其爆發的幅度、時間和受控程度都比筆者想像中惡劣。
筆者於六月底返港,到八月初回到澳洲,目前正在悉尼(即新州)酒店強制隔離中。新州的疫情暫時未見因維州爆發而大幅上升,自七月中起每日確診數字均維持高單位數至20宗之間。然而,筆者家在的昆士蘭卻提早對新州作出戒備:
七月十四日,新州的 Liverpool LGA 被列為高風險地區,非州民不得入境,昆州州民入…

總結三個「五年計劃」

圖片
(第一個「五年計劃」始於18歲那年,雄心壯志卻反被聰明誤,未畢業就負資產。)
回看過去的文章,幾次提到「五年計劃」,但筆者寫回憶錄進度太慢,一直以來三個「五年計劃」只有零碎的內容串聯著,同時某些部分又特別長氣,失去焦點。
今天回帶一下,一口氣簡單總結筆者成年後三個「五年計劃」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第一個「五年計劃」由 18 歲開始,成功入了最喜歡的大學,自然雄心壯志。自小捱窮的我一心要以多年累積的股票知識打出一片天,結果聰明反被聰明誤,未畢業就成功晉身負資產行列這五年最大的成就是找到了適合自己「起家」的投資方向還真的起了家,為第二個五年計劃奠下了基礎。
第二個「五年計劃」由 23 歲開始,首要目標是修身齊家,再將財富基礎(資產規模)推上另一個水平。先後嘗過誤用高槓桿的沉重教訓和正確地利用高槓桿的成功滋味,漸漸對投資開竅。上車及結婚後,將所有儲蓄、炒賣投機和投資回報一概用來買物業,不動產組合漸成型。在土地與房屋供應斷層及長年低息水浸加持下,資產價格屢創新高,為重回英雄塚(流動資產市場)提供了充足的養份。
第三個「五年計劃」始於 28 歲那年,目標是退休及追求理想生活。租金回報太低、加上政府不斷打擊收租佬,流動資產市場成為推高被動收入的惟一出路心動不如行動,投資終究需要實戰考驗,蘊釀幾個月後出手,儘管荊棘滿途,仍然勇往直前負隅頑抗。兩年半過去,流動資產組合破八,被動收入達可退休水平,資產總值達到空前的規模。配合移民澳洲達陣計劃中兩個主要目標最終提早一年完成
退休後,還會不會有新的「五年計劃」?
經歷過武肺和環球股災的鉅變,這個世界似乎真的變了樣。筆者暫時還沒有答案,肯定的是......
奮鬥多年,筆者確實有點疲累了。既然第三個「五年計劃」提早達成,何不給自己一段留白,一邊適應全新的生活環境、一邊思考第二人生的方向?
儘管疫情看似永無止境,我仍然希望未來是豐富多采的生活經歷,而不是對著電腦、在資產場上的出生入死那種經歷。澳洲天大地大,生活有無限種可能性,能發掘到甚麼也是未知之數。
P.S.: 這篇文本來是幾個月前寫下,不料武肺觸發環球大股災,在風雨交加時出此文顯得非常無力......也因此一直拖到今天,筆者在疫情第三波爆發前(六月尾)返港、爆發後(八月初)再離港後才出文。
匆匆幾個月,世界已面目全非,箇中滋味實非筆墨能形容...

澳洲稅務入門 (2) - 稅務居民的稅制

圖片
即使閣下是澳洲稅務居民,其實稅制也不複雜,甚至可能比香港還要簡單。以下列舉一些香港與澳洲稅務的異同(筆者並不保證列舉了所有內容):
1) 薪俸稅、物業稅、利得稅與個人入息課稅?
香港的稅制其實不太簡單,複雜在於如何報稅可慳到最多稅。為何大家總有香港稅制簡單的感覺呢?因為報稅時剔好了某幾格,稅局會自動幫你計算出最便宜的稅款。
澳洲針對稅務居民的個人收入的徵稅其實十分簡單,只有 Income Tax,以香港的稅制來看,可說只有個人入息課稅,但是需報稅的收入眾多,包括薪酬、個人利得、股息收入、利息收入、交易收入、資本增值、租金、海外收入乃至外幣資產的匯率差等等,均需上報入息稅。簡單點說,所有以澳元計價賺得的收入,均需報稅。
稅率方面,以年收入計如下:
如上圖所示,香港與澳洲的收入稅都是累進制,真正要納 45% 的收入的人其實極少。以一般人年收入 A$55,000 為例(即年薪港幣 30 萬),實際稅率是 17%;即使年收入達 A$200,000,實際稅率也不過是 31.5%,即使計入 Medicare levy(全國醫保徵費)也只是 33.5%,而且澳洲現在正逐年減稅中。
有時聽到香港人說「外國稅率高,收入隨便要交四成稅」云云,其實是因為不了解。
2) 免稅額 (Allowances) 與扣除 (Deductions)
澳洲與香港兩地的文化差異,也反映在稅務上。澳洲沒有供養父母免稅額,甚至子女免稅額也沒有。不過有子女的永久居民可以享有其他福利,包括現金津貼和幼兒院津貼等(筆者未有子女,詳情不太清楚)。
扣除方面,澳洲則比香港闊綽,打工仔與收入有關連的支出很多都能扣除,就像在香港開公司做生意一樣。香港打工仔要申報扣除比較困難,除非屬自僱人士,或者走灰色地帶用無限公司 + 個人入息課稅去享用扣除,但是香港稅局也不是省油的燈,這樣做稅務風險頗大。
3) 股息與利息收入
香港人不用就股息、銀行利息和債息收入納稅,但澳洲梲務居民則要 100% 納足。
4) 合併評稅
澳洲的文化沒有夫妻共產的概念,因此也沒有夫妻合併評稅的機制。如果兩公婆希望共產,而收入又相距甚遠,請自行「分配」收入和扣除。因此,Tax planning 十分重要。
5) 澳洲有沒有資本增值稅?
澳洲並沒有這種稅「資本增值稅」,但是「資本增值」所賺的錢需要計入 Income Tax 的收入內,變相需要納稅。
有人說賣樓要與政府「分身家」,這句說話…

澳洲稅務入門 (1) - 稅務居民的誕生

圖片
應讀者 Ray 兄的要求,寫一篇有關澳洲的稅務入門。
利申,筆者今年才正式移居,尚未報過稅,不過在抵埗前已從各種渠道了解澳洲的稅制、稅率及作為一個移居者如何 Maximize Tax Efficiency。
首先,澳洲稅務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重要的概念是「稅務居民」(Tax residency),因為澳洲奉行環球收入徵稅制度,是否稅務居民對澳洲人或澳洲資產投資者的影響極大。
如果閣下不是澳洲稅務居民,稅制就很簡單:
1) 所有澳洲境內收入皆需徵稅,沒有免稅額,稅率為 32.5 - 45% 之間 2) 澳洲境外收入不需納稅 3) 澳洲境外買入的澳洲流動資產,視作外國投資者持有,股息預扣稅 (Withholding tax) 為 30%
至於何謂稅務居民,官方說法如下:只要符合以下三點之任何一點,不管閣下是否澳洲永久居民或澳洲公民,澳洲稅局也會將閣下視為稅務居民。
A) The resides test

Under this test, you are a resident of Australia if you reside in Australia according to the ordinary meaning of ‘reside’ – which means ‘to dwell permanently, or for considerable time, to have a settled or usual abode, and to live in a particular place’. Some of the factors that can be used to determine residency status include physical presence, intention and purpose, family and business/ employment ties, maintenance and location of assets, social and living arrangements.
官方沒有定義何謂 Ordinarily resident in Australia, 一般民間說法是過去兩年有超過一半時間在澳洲居住。另外有沒有工作、做生意、買樓等及是否有意在澳洲長住也是考慮因素。
B) The domicile test
Und…

無題.毋提

圖片
眨眼間退休已屆半年,2020 年亦已過半。
上半年流動資產的投資只可用「相當不濟」來形容,不必要地在高位增持、無奈地在低位減持,並在市場最悲觀時決定改變策略,令組合在經歷自 2008-09 年的金融海嘯後最嚴重的創傷後,未能隨大市暴力回升而收復失地。
這次股災讓筆者成了狗熊,但對於來說慣於在市場上追求 Alpha return 的一眾投資者來說,這次股災無異英雄地。美股支持者固然賺個盆滿砵滿,港股的粉絲只要組合有相當部分支持新經濟股(包括醫療、物管、教育、科技股),亦能收復失地,甚至達到破紀錄的回報率。
筆者恭喜這些朋友,能做到這樣的成績是實力的表現,毋庸置疑。
有沒有酸溜溜的感覺?當然有,但成也筆者、敗也筆者,所有買賣都是自己決定的,又何以諉過於人?最可憐的莫過於R太,三、四月時常常要對著一個無心機的木頭,即使到了五、六月,仍然間歇性地悲從中來。辛苦了!
經歷了半年退休後的新生活,開始習慣新的生活模式,也逐漸明白到離開 Comfort Zone、沒有主動收入是怎麽一回事。明知如此,便應接受「適合自己需要的投資策略」這個事實。四月中的更新後,流動資產配置續向高門檻的亞洲直債靠攏,減持舊經濟股,閒資切實執行《拾回初心 (2)》的「做 Deal」策略,襯新股熱潮持續,讓確定性極高的利潤修復三月的創傷。
現在才發覺在澳洲的退休生活,開支並沒有當初想像的高,甚至遠低於以往在香港的開支水平。因此,僅是亞洲直債的現金流已足以應付生活開支及再投資需要,根本用不著拘泥於不同的現金流投資。三月的股災讓筆者明白到,不同的現金流投資不一定代表著風險會被有效地分散。相反地,過於著重這種分散風險的模式,令自己有一種「風險受控」的錯覺,並不自覺地推高了槓桿水平,還自以為很安全。當然,也有高手沒有受這個錯覺影響,例如自去年起一直降低槓桿的風中兄
既然生活及再投資所需的現金流已解決,因長持股票的風險組合佔比亦甚低,筆者會對新經濟股持更開放態度,可能會以微量資金買入新經濟股。由於牽涉的銀碼甚小,筆者未必會提及這些投資。
近月主要操作如下:
1) 因國安法清倉與香港地產相關的流動資產
2) 趁五月美國疫情緩和時清倉 BPY.UN
3) 買入兩條亞洲直債,現持有六條
4) 抽了一堆熱門新股,全部首日沽出,包括:
- 9926 康方生物+45% 離場ROE = 3.3% - 9996 沛嘉醫療+70% 離場ROE = 1.7% -…

布里斯本的「無廢」生活 (下)

圖片
老王兄叫到,唔講咁多廢話,有圖有真相。

五月十六日,布里斯本重光第一天,天氣非常好!

重光第一餐,到 Sunnybank Tokyo Chubo 吃刺身! 好久沒吃過如此新鮮豐盛的刺身了,大滿足。 小店很艱難才能捱過疫情,必需身體力行去支持。

關於 Soundbar,跟二當家聊過幾句,出事了。 一出街,能重遇你不禁心中暗喜;一轉身,為何又有一堆分身的你......

這裡有你那裡有你,每個途人亦似足從前的你... 咪住先,為何 Soundbar 會變成了 Yamaha RX-V485 + 5.1 Speakers? 好抵,買咗先算啦...

迷你家用溫室仔,放幾盤盤栽種下蕃茄、藍莓、蘿蔔...

繼早前發現「買樓送青檸樹」,後來又發現「買樓送辣椒樹」! 仲有自家種沙律菜,睇落好靚,但食落苦到嘔... 後來上網睇應該係陽光太猛或者太熱所致。

畀童年R摘到七七八八的青檸樹裸照一張。

等咗幾個月,諗住等澳洲 End of Financial Year sale 才買非緊急傢俱。 萬萬料不到,可能因為今年條數太差,竟然無乜舖減價..... 求其上網買張實木枱腳的書枱濫竽充數。

雖然無乜減價,又畀筆者係離筆者家 45分鐘車程的南方搵到間 Harvey Norman 開倉。 加塊鏡,變成R太獨享的超巨型梳妝枱。 全實木 + 開倉價,一個字,喪抵!

六月正值寒冬,原來的布里斯本也可以很冷,晚上低至六度。 筆者住在山上,寒風澟凜之際,來一個麻辣火煱吧!

布里斯本的「無廢」生活 (上)

圖片
武漢肺炎,簡稱武肺,對大部分地球人的生活影響甚巨。不過影響也有分正面影響和負面影響,澳洲疫情輕微,廣泛的限制令又有「無廢」到筆者的退休生活?

首先簡單說說布里斯本的疫情:布里斯本所在的昆州人口約 500 萬,截至六月中,一共有 1065 宗確診個案,其中 1051 宗已經康復,有 6 人死亡,尚餘 5 宗活躍個案,所有確診個案中有大約八成為輸入個案。昆士蘭約六成人口集中在東西沿岸,主要為布里斯本和黃金海岸,因此確診個案也集中在這兩個城市,其中黃金海岸疫情較嚴重,主要是因為旅客較多,早期確診個案全部都在黃金海岸。布里斯本都會人口約 250 萬,累計確診 614 宗,感染率比香港略高。
疫情下的布里斯本,由於市民極聽話地在留在家中,最顯著的分別就是車流和人流大減。在抵埗初期,從筆者所住的西區往市區的道路,在日間可以用絡繹不絕來形容,尤其是上下班時間和上下課時間,慢車是必然的事(一般都行到時速四十公里以上)。疫情之下,目測非繁忙時間車流只有平時的一成,繁忙時間則仍有平時的七八成。此情況對於不用上班的筆者來說是十分正面。
另一個有趣的地方是部分產品旳缺貨現象。除口罩等抗疫用品長期缺貨外,日用品、麵粉、意粉和意粉醫皆出現間歇性缺貨,其中麵粉缺貨最嚴重,相信與不少媽媽留家照顧小孩時整麵包和蛋糕有關。筆者喜歡的日本米也曾被搶購一空,有一段時間市場上的珍珠米都變成了韓國或台灣進口,有日本商店甚至連越南米也不放過。非消耗性產品方面,遊戲機缺貨早與世界接軌,Nintendo Switch 一機難求,甚至連二手機也被囤積居奇;砌圖在疫情初期亦被瘋搶,而由於健身室關閉,啞鈴和健身器材亦被搶購一空,至今仍然未見上架;種子和蔬果的幼苗亦在疫情初期被掃光,Bunnings Gardens 的貨架空空如也,只剩下沒有實際用途的花苗和較昂貴的蔬果小樹。
最奇怪的是有一類產品至今仍然缺貨 - 貯藏食物的玻璃瓶。此產品在疫情初至中期仍然供應充足,但自疫情後期開始缺貨,然後貨架直情消失了,至今仍然下落不明。照計環球物流供應鏈並沒有一直停頓,為何這些基本貨品仍然不見踪影?
整體而言,除了因餐廳關閉,R 太又不喜歡吃外賣,致令她每天都要準備三餐,完全無法休息外(借此機會感謝 R 太含辛茹苦地將我餵肥 XD),疫情並「無廢」到筆者的生活。
老王兄要求,以下為筆者疫情期間的生活點滴照:

疫情初期,突然發覺「買樓送樹」,住落…

疫情下的澳洲

圖片
香港風起雲湧之際,那邊廂布里斯本卻仍舊風和日麗。
儘管疫情肆虐全球,絕大部分發達國家、尤其是崇尚自由的而不肯戴口罩的西方世界更早已陷入無法根除的狀態。雖然此病的死亡率一再下降,部分國家的死亡率更低至接近一般肺炎,但廣泛而快速的傳染力仍然令人人聞毒色變。
不知是冥冥中自有主宰,還是筆者命不該絕,在疫情最嚴重的西方世界中,卻出了澳洲和新西蘭這兩個例外。澳洲堪稱是第一個不靠口罩便成功控制疫情擴散的發達國家,也是西方世界中極少能在病毒尚未在社區擴散便見新增感染數字下降的國家
沒有看過相關資料和數據的讀者,也許不知道澳洲的疫情有多輕微:
1) 極低的感染率
澳洲人口約二千五百萬,至今感染率少於 0.03%,在人口逾千萬的發達地區中,排名第四低,僅次於台灣、日本和南韓。
相比歐洲控制疫情較出色的國家,奧地利的感染率是 0.19%,德國是 0.22%,瑞士是 0.36%。而疫情控制極佳的香港是 0.015%,新加坡是 0.69%。香港在缺乏外勞下犧牲經濟發展多年後,終於贏了新加坡。
2) 高測試率
雖然澳洲的感染率排名較日韓為後,但其測試率卻是日韓的三倍,達到總人口的 7%。換言之,日韓有更多沒有被驗出的隱性患者。通常高測試率僅存在於疫情嚴竣的國家,例如歐洲不少國家甚至美國的測試率都比澳洲略高,但這些都是被迫的,並非自發性或政府鼓勵進行的測試。
澳洲每 244 宗測試才有一個確診感染個案,在發達國家中排名第一,較疫情控制最強的台灣還要高。
3) 已結束個案的死亡率極低
就已結束個案(即死亡或完全康復)的死亡率而言,在人口逾千萬的發達地區中,澳洲排名最低,死亡率僅 1.48%,台灣是第二低,死亡率僅 1.60%。可用作參考的典型肺炎的死亡率一般略低於 1%。
若計入人口較少的發達地區,死亡率最低的是新加坡 (0.09%)、香港 (0.38%)、阿聯酋 (1.09%) 和新西蘭 (1.46%)。目前全球已結束個案的平均死亡率是 10%。
4) 疫情極速受控
澳洲的確診個案於三月十日突破一百宗,而新增個案數字在三月二十二日已見頂。從疫情爆發到見頂回落,前後只是 12 天。

是甚麽原因令沒有戴口罩或沒有口罩戴的澳洲成功控制疫情?
地理原因
澳洲沒有鄰國,與其他國家的連繫僅靠海與空,控制人流相對容易。在封國後,除了澳洲公民和永久居民,已經沒有人能合法地入境澳洲。此外,澳洲與其他國家距離較遠,也沒有國際金融或貿易樞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