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9月, 2022的文章

九月流水賬

2022-09-02 買入一張年內到期債券,只為含淚賺 8%。 移民兩年多,終於有第一個租客退租,話頂唔順沒完沒了的疫情喎。 找了師傅執一執先,看看有什麼 offer... 2022-09-07 買入一張債券,都係為賺 8%,不過今次月內到期唔需要含淚。 2022-09-13 假期前 GRNLGR 較短期的美元債全面大跌,一度讓人懷疑公司又反口展期。 假期後債價緩慢收復失地,大家也是見步行步吧。 2022-09-27 https://m.jrj.com.cn/madapter/bond/2022/09/27161137024889.shtml 绿地集团:据BondInsight9月26日,据市场参与人士透露,绿地控股已经完成其9月26日到期的美元债的本息兑付工作,该只债券规模2亿美元,票息5.75%。除此之外,年内绿地控股还有2只美元债分别将于11月13日和12月16日到期,规模分别为3.7亿美元和0.706亿美元。 有驚無險,又賺八個點。 十月打算保守點,一來股災月,二來旭輝好似想自己瞓低...

姍姍來遲的 CFLD 美元債重組方案

圖片
對上一次談及 CFLD,已是差不多 一年前的事 。 2022 年 9 月 16 日,CFLD 透過新交所正式通告美元債重組方案。 除了新增股權形式償付方案外,其餘基本上和一年前所說或所流傳的一樣,換句話說,境內及境外的待遇是一致的。 至於新增的股權償付方案,境內的償權人也可選擇,即沒有任何債權人受特別虧待。 新交所的通告: https://links.sgx.com/FileOpen/RSA%20Announcement.ashx?App=Announcement&FileID=731796 筆者沒有看畢全文,只看了重組內容,理解如下:(頭三點及 4) a) 跟一年前的消息完全一樣) 1) 本金沒有打折 2) 展期 8 年,重組後年息 2.5% 3) 重組前的利息一筆勾消 4) 本金償還會分為三部分: a) Cash prepayment: 1%  b) New Bond 1 c) New Bond 2/3 重組時只會以現金歸還的本金的 1%,剩餘的 99% 中 46.7% 會變成 New Bond 1,其餘 53.3% 可選擇 New bond 2 或 New bond 3,或部分 New Bond 2 加部分 New Bond 3。 New Bond 1 又分為以賣出資產兌付 (預期佔不少於 64.2%) 及強制轉換成信託 (預期佔不多於 35.8%)。前者預期於 2023 年底前完成償付,相當於剩餘本金總額約 30%;後者類似房地產信託 (REIT),以現金分派償付該部分的本金,預期信託年期為八年,期滿若未完成償付需要再傾。如果信託於期內已分派剩餘本金總頧約 16.7%,則債權人於此信託上的利益會自動結束。 New Bond 2 會強制轉換成尚未上市的「華夏精選」股權,主要來自分拆輕資產業務上市。通知指 2026 年預期市值為 500 億人民幣,而選擇此方案的償權人會有 25% 的認購折扣,但未有具體上市時間表,據聞該業務也只是剛剛起步。 New Bond 3 會繼續以債務形式存在,展期 8 年,年息 2.5%。沒有具體票息資訊,可能以 Zero Coupon Bond 形式償還。 ——————————————————————————— 若選擇以 New Bond 1 及 3 取回本金,根據 CFLD 的計劃: 1) 約 30.7% 本金可於一年內取回

關於內房債

圖片
一直想寫一篇關於內房債的文章去整理思緒。 但同時又一直很不想寫,因為... 內房境外債市早已變成賭場,連投機都說不上 內房債參與者大部分已離場或已死心,實際參與市場的資金甚小 內房問題充滿政治和權鬥,不確定性遠超一般行業危機,難以分析,也經常被打臉 太多不能言明的想法,不能盡錄 而其實最怕的是,寫了出來就綁定了自己的想法,會跳不出來。所以,這篇文章純粹是不負責任地亂寫,對於不確定的東西僅屬於筆者的幻想,大家切勿太認真。 順帶一提,由於筆者移居澳洲已久,政治敏感度可能不足,以下內容如有政治不正確或違反國安法之嫌,請勿隨便轉載,以免惹禍上身。 ———————————————————————— 內房爆煲歷時已超過一年,死的死、傷的傷,行內看法是雖然數據和財務指標還未見底,但因為地方和中央政府的介入,不牽涉政治的不確定性大致上已出清。 政治上的不確定性主要來自疫情處理手法和中央最高層對內房的想法,到最後也是看權力花落誰家。由於中共文化是偏好不斷、無盡的鬥爭,這一點即使過了二十大也不會有明顯轉變。 對於權鬥問題,筆者真的是一竅不通。我的看法是原本疫情內宣令某熊處於不可憾動的狀態,但本來中國脆弱的經濟早已不堪一擊,年初華東一役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令政治出現了一連串的漣漪。當時權力略為放鬆了,其他人也把握機會讓經濟政策變得寬鬆。 但從七、八月的數據及政府的反應看來,某熊的地位仍是不可憾動,不過筆者認為二十大後的權力分佈應該沒有一年前大家想像中的集中了。 ———————————————————————— 整體內房雖然已潰不成軍,也沒有什麼前景可言,但從債務或債市角度看,內房仍可按其安全性分為幾個層級: 第一層 — 超級央企 例子:CHIOLI, CRHZCH, POLYRE 等 屈指可數的幾家超級央企為僅有屬投資級別的內房,由於孳息率甚低(接近中國政府債券),也風高浪急的內房債市中沒有什麼投資價值。 表面風險接近零,但其高度綁定中國政府的性質令其風險主要是 tail risk。說白了,如果中國政府沒事,這些內房也不會有事;但如果中國政府出事,這些內房會提前被淘空救國。 第二層 — 提前過冬的房企 例子:VNKRLE, SHUION, LNGFOR, ROADKG, DALWAN, FTLNHD / FUTLAN 等 這一層又可分為兩級,分別是本來就屬財務健康的,如 VN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