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20的文章

布里斯本的「無廢」生活 (下)

圖片
老王兄叫到,唔講咁多廢話,有圖有真相。 五月十六日,布里斯本重光第一天,天氣非常好! 重光第一餐,到 Sunnybank Tokyo Chubo 吃刺身! 好久沒吃過如此新鮮豐盛的刺身了,大滿足。 小店很艱難才能捱過疫情,必需身體力行去支持。 關於 Soundbar,跟二當家聊過幾句,出事了。 一出街,能重遇你不禁心中暗喜;一轉身,為何又有一堆分身的你...... 這裡有你那裡有你,每個途人亦似足從前的你... 咪住先,為何 Soundbar 會變成了 Yamaha RX-V485 + 5.1 Speakers? 好抵,買咗先算啦... 迷你家用溫室仔,放幾盤盤栽種下蕃茄、藍莓、蘿蔔... 繼早前發現「買樓送青檸樹」,後來又發現「買樓送辣椒樹」! 仲有自家種沙律菜,睇落好靚,但食落苦到嘔... 後來上網睇應該係陽光太猛或者太熱所致。 畀童年R摘到七七八八的青檸樹裸照一張。 等咗幾個月,諗住等澳洲 End of Financial Year sale 才買非緊急傢俱。 萬萬料不到,可能因為今年條數太差,竟然無乜舖減價..... 求其上網買張實木枱腳的書枱濫竽充數。 雖然無乜減價,又畀筆者係離筆者家 45分鐘車程的南方搵到間 Harvey Norman 開倉。 加塊鏡,變成R太獨享的超巨型梳妝枱。 全實木 + 開倉價,一個字,喪抵! 六月正值寒冬,原來的布里斯本也可以很冷,晚上低至六度。 筆者住在山上,寒風澟凜之際,來一個麻辣火煱吧!

布里斯本的「無廢」生活 (上)

圖片
武漢肺炎,簡稱武肺,對大部分地球人的生活影響甚巨。不過影響也有分正面影響和負面影響, 澳洲疫情輕微 ,廣泛的限制令又有「無廢」到筆者的退休生活? (從 Kangaroo Point 隔岸看 Brisbane City) 首先簡單說說布里斯本的疫情:布里斯本所在的昆州人口約 500 萬,截至六月中,一共有 1065 宗確診個案,其中 1051 宗已經康復,有 6 人死亡,尚餘 5 宗活躍個案,所有確診個案中有大約八成為輸入個案。昆士蘭約六成人口集中在東西沿岸,主要為布里斯本和黃金海岸,因此確診個案也集中在這兩個城市,其中黃金海岸疫情較嚴重,主要是因為旅客較多,早期確診個案全部都在黃金海岸。布里斯本都會人口約 250 萬,累計確診 614 宗,感染率比香港略高。 疫情下的布里斯本,由於市民極聽話地在留在家中,最顯著的分別就是車流和人流大減。在抵埗初期,從筆者所住的西區往市區的道路,在日間可以用絡繹不絕來形容,尤其是上下班時間和上下課時間,慢車是必然的事(一般都行到時速四十公里以上)。疫情之下,目測非繁忙時間車流只有平時的一成,繁忙時間則仍有平時的七八成。 此情況對於不用上班的筆者來說是十分正面。 另一個有趣的地方是部分產品旳缺貨現象。除口罩等抗疫用品長期缺貨外,日用品、麵粉、意粉和意粉醫皆出現間歇性缺貨,其中麵粉缺貨最嚴重,相信與不少媽媽留家照顧小孩時整麵包和蛋糕有關。筆者喜歡的日本米也曾被搶購一空,有一段時間市場上的珍珠米都變成了韓國或台灣進口,有日本商店甚至連越南米也不放過。非消耗性產品方面,遊戲機缺貨早與世界接軌,Nintendo Switch 一機難求,甚至連二手機也被囤積居奇;砌圖在疫情初期亦被瘋搶,而由於健身室關閉,啞鈴和健身器材亦被搶購一空,至今仍然未見上架;種子和蔬果的幼苗亦在疫情初期被掃光,Bunnings Gardens 的貨架空空如也,只剩下沒有實際用途的花苗和較昂貴的蔬果小樹。 最奇怪的是有一類產品至今仍然缺貨 - 貯藏食物的玻璃瓶。此產品在疫情初至中期仍然供應充足,但自疫情後期開始缺貨,然後貨架直情消失了,至今仍然下落不明。照計環球物流供應鏈並沒有一直停頓,為何這些基本貨品仍然不見踪影? 整體而言,除了因餐廳關閉,R 太又不喜歡吃外賣,致令她每天都要準備三餐,完全無法休息外(借此機會感謝 R 太含辛茹苦地將我餵肥 XD),疫情並「無廢」到筆者的

疫情下的澳洲

圖片
香港風起雲湧之際,那邊廂布里斯本卻仍舊風和日麗。 儘管疫情肆虐全球,絕大部分發達國家、尤其是崇尚自由的而不肯戴口罩的西方世界更早已陷入無法根除的狀態。雖然此病的死亡率一再下降,部分國家的死亡率更低至接近一般肺炎,但廣泛而快速的傳染力仍然令人人聞毒色變。 不知是冥冥中自有主宰,還是筆者命不該絕,在疫情最嚴重的西方世界中,卻出了澳洲和新西蘭這兩個例外。 澳洲堪稱是第一個不靠口罩便成功控制疫情擴散的發達國家,也是西方世界中極少能在病毒尚未在社區擴散便見新增感染數字下降的國家 。 沒有看過相關資料和數據的讀者,也許不知道澳洲的疫情有多輕微: 1) 極低的感染率 澳洲人口約二千五百萬,至今 感染率少於 0.03%,在人口逾千萬的發達地區中,排名第四低 ,僅次於台灣、日本和南韓。 相比歐洲控制疫情較出色的國家,奧地利的感染率是 0.19%,德國是 0.22%,瑞士是 0.36%。而疫情控制極佳的香港是 0.015%,新加坡是 0.69%。香港在缺乏外勞下犧牲經濟發展多年後,終於贏了新加坡。 2) 高測試率 雖然澳洲的感染率排名較日韓為後,但其測試率卻是日韓的三倍,達到總人口的 7%。換言之,日韓有更多沒有被驗出的隱性患者。通常高測試率僅存在於疫情嚴竣的國家,例如歐洲不少國家甚至美國的測試率都比澳洲略高,但這些都是被迫的,並非自發性或政府鼓勵進行的測試。 澳洲每 244 宗測試才有一個確診感染個案,在發達國家中排名第一 ,較疫情控制最強的台灣還要高。 3) 已結束個案的死亡率極低 就已結束個案(即死亡或完全康復)的死亡率而言, 在人口逾千萬的發達地區中,澳洲排名最低,死亡率僅 1.48% ,台灣是第二低,死亡率僅 1.60%。可用作參考的典型肺炎的死亡率一般略低於 1%。 若計入人口較少的發達地區,死亡率最低的是新加坡 (0.09%)、香港 (0.38%)、阿聯酋 (1.09%) 和新西蘭 (1.46%)。目前全球已結束個案的平均死亡率是 10%。 4) 疫情極速受控 澳洲的確診個案於三月十日突破一百宗,而新增個案數字在三月二十二日已見頂。 從疫情爆發到見頂回落,前後只是 12 天。 是甚麽原因令 沒有戴口罩或沒有口罩戴 的澳洲成功控制疫情? 地理原因 澳洲沒有鄰國,與其他國家的連繫僅靠海與空,控制人流相對容易。在封國後,除了澳洲公民和永久居民,已經沒有人能合法地入境澳洲。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