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20的文章

全球避險

圖片
武漢肺炎蔓延全球,引起歐美股市恐慌式暴跌,道指兩天內跌去逾 1900 點,從兩星期前的高位累跌 8.4%;無敵的納斯達克指數從上星期的高位累跌 8.7%。 港股早前已率先回軟,昨天沒有跟跌,但觀其恐慌情緒,今天恐怕難免大跌。 值得留意的是,道指大跌後只是抹去了近四個月的升幅,納指更只是抹去了近兩個月的升幅。而恒指則暫時仍未跌穿農曆新年後低位(相信今天會跌穿),與去年低位仍有點距離。 無論從官方數據或是社區資訊看,中港疫情的恐慌程度的確沒有一個月前嚴重,而疫情蔓延至日本、南韓、意大利及伊朗等多國則令全球投資者擔心問題不知何日方能解決。 投資者擔心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比疫情本身嚴重不知多少倍。 雖然中港股市未再見再恐慌性拋售,但一些股票已經一再破底,而當中不乏頗受 Blog 界追捧的收息股。想當然,依靠食息維生的筆者也難逃一劫。 疫情恐慌緩減是否代表經濟反彈?顯然不是。 事後(中)孔明一看,歷史果然不會簡單地重覆。沙士一疫,雖然對香港打擊極其嚴重,但因史無前例,並無出現全民戒備的狀態,加上當時經濟狀況本已極差,因此經濟損失也有限。但今次武漢肺炎事件,到目前為止除了其傳染性較強外,沒有一個角度顯得其比沙士嚴重。民怨四起,主要原因還是政府不知所謂。 惟因全民高度戒備,預防措拖對前線經濟的打擊比去年政治風波更嚴重,可謂雪上加霜上再加雪上再加霜。 正因雪球效應,去年還能死撐的收租機器,疫情下也逃不過要「其度時艱」的命運。當中的表表者非領展莫屬,截至昨天其估值已下降至近三年的低位,預測息率超過 3.9%,較去年估值高昂時僅 2.7%,實不可同日而語。筆者於 2017 年 12 月 於領展首次升穿 $70 後減持的投機行為 ,經過兩年多的煎熬, 終於等到了重新買入的時機 (在去年政治風波、股價跌穿 $80 後才開始補貨)。 筆者上月在農曆新年前撰寫了《 我只想身體健康 》一文,以投資及投機角度減持了不少股票,部分按投資策略換馬至其他股票。新年過後,因疫情曙光初現,決定在相對低位陸續增持股票,不知不覺間持股水平已重越新年前水平(見 老王 Blog 之留言 )。 以目前情況看,筆者似乎墮入了假見底陷阱,組合淨值於昨天已跌穿月初的低位。恐慌將至或已出現,應再檢討一下,究竟是投機出錯,還是投資失利: - 減持 RW0U (長遠投資策略)

在澳洲的首兩周 (5)

圖片
第六天(年廿九) 前篇 提到,清潔工作已完成了大半,惟尚欠雪櫃、洗衣機未送貨,餐具、寢具、廚廁和洗衣用品也未齊備,毋須急於今天入伙。 辛勞了幾天,星期六忙裡偷閒,休息一下。 駕車前往 Brisbane 附近一個較小的城鎮 Ipswich,從家裡出發距離約 30 公里,車程大概 35-40 分鐘。 上圖是 Ipswich 空中俯瞰圖,可見此城建築物雖然仍算密集,但幾乎沒有高樓大廈。Ipswich 人口約 32 萬,是昆士蘭省的採礦中心,主要經濟動力來自採礦業、製造業、農業和電影工業。儘管較 Brisbane 略為落後,但這裡人口較年輕,增長迅速,而且城內大型擴建計劃在七年前已上馬,未來十年人口會大幅增長。 這裡的樓價相宜,離 Brisbane CBD 約 45 分鐘車程,若在 Booval Station 搭火車前往 Brisbane Central Station 也只需時一小左右,區內不乏大型購物中心,適合時間充裕的年輕家庭置業。 我們找了一間叫 Dovetails Restaurant 的餐廳午膳。 在十九世紀時,這裡原來是處理天然食水的地方,是 Ipswich 歷史上首個可靠的水源,後來成為了昆士蘭技術學院的校舍。 約一百年後,學院不再營運,輾轉賣給了本地人,現在成了一個集小型釀酒廠、餐廳、酒吧和宴會場地的飲食中心。 先喝一口咖啡,看窗外綠油油的美景,配合藍天白雲和寫意的環境。 再來一頓盛宴。 這才是人生,對嗎? 午餐過後,再到這城鎮的某處拿個預訂了的年糕,準備過我們在布里斯本的第一個農曆新年,順道到油站補充一下。最後還趁某連鎖藥房六折大優惠,買了一堆日用品才回布里斯本。回到布里斯本,再買了些寢具。 題外話,澳洲(帕斯除外)的汽油價格走勢十分有趣,不但對國際油價非常不敏感,而且其突然大幅加價、然後每天減價作競爭的定價模式實在非常罕有,而且難以理解。看下圖價格走勢便知: 上圖為區內油站的平均油價周期。這裡每個油站都是獨立定價,絕對不像香港般每個油站價格都一樣,然後一周內輪流用推廣價吸引駕駛者。消費調查機構曾經研究,布里斯本的汽油價格平均周期為35天,第一間油站突然大幅加價 25-30% 後,其他油站會於一星期內陸續跟隨(所以

在澳洲的首兩周 (4)

圖片
第三天 一切準備就緒,開始清潔全屋。除此以外,也是買了好幾個月的床褥送貨的日子(就是 前篇房門外那張 )。 夏天的 Sunshine State 果然炎熱,日間在室內靜坐還好, 若在室外有陽光直射的地方,絕不建議長期停留 ,一來真的熱得很,二來很快便會曬傷。 室內活動同樣辛苦,清潔家居當然不例外。幸好我們帶來了風扇,還有中央冷氣呢! 慢著,怎樣按鈕好像沒有反應? ... 啊,似乎忘記了開電。 是咁的,澳洲的電力供應並不像香港只可以選擇用中電/港燈,或者完全不用電, 這裡可供選擇的電力公司最少有十多間 。筆者沒有詳細研究孰優孰劣,反正每間公司電價相差不遠,就選了比較貴的一間。 澳洲的電力供應除了電費外,還會按日收取服務費,因此如果長期離開寓所,先斷電比較化算 。筆者去年十月離開後就中止了供電,本來打算在日本旅行時申請重新啟動,卻因滑雪太興奮而忘記了此事。 斷電重駁需要排期,最少也要兩個工作天後才能用電。 這意味著我們要在沒有冷氣、沒有風扇的情況下,在超過三十度的炎夏中工作...... ... 到了中午,實在太難受。惟有到商場吃飯和休息,順便補購一些清潔用品和日用品。 下午回來,再清潔一會便天黑,「被收工」了。 ————————————————————————— 第四天 認命了,除了中午外出吃飯外,有陽光的時間都在清潔。 ————————————————————————— 第五天(年廿八) 今天安排了睡房傢俬送貨,同時也是駁電的大日子。 送貨時段是上午十時半至下午一時半,而駁電時段則是下午一時正至六時正。 筆者衷心希望駁電的人早點來,以便送貨加安裝師傅可以舒適地安裝床架。更重要的是我們也不用再汗流浹背地清潔。 然而根據梅菲定律,在此情況下電工必定不會早早出現。 太太希望在睡床末端的底放一張地毯(原本已有地氈,再放一張地毯在上面),趁上午還有空檔時間,我們到西區家品集中地閒逛。進了一家叫 Carpet Call 的地板材料店,負責地毯的售貨員沒精打采,一副對生意滿不在乎的樣子。 但我們還是看中了這張高質厚身地毯。 (此乃網站示意圖,並非筆者的家。筆者的地毯大小較上圖為大,尺寸為160x230cm) 原價 A$899,國慶折扣價 $A$599, 但售貨員

在澳洲的首兩周 (3)

圖片
第二天 解決 主人睡房的傢俬 後,下一步便是電器。 香港有    Price.com.hk ,澳洲也有不止一個類似的網站。出發前,我們大致選定了幾個品牌,並在    Pricehipster.com 做了功課。初步看還是 Harvey Norman  的年底折扣較為便宜。 太太一直很想要一個    French Door  雪櫃,但印象中我們家的雪櫃位空間不足,找到的型號要不就太高、要不就太深,或是中国製甚至根本是內地品牌,而完全符合條件的又沒有折扣。 在澳洲以原價買電器是非常荒謬的事,因為你可能會比有折扣時買貴一半,甚至一倍! 礙於上述限制,起初我們進店時以傳統雪櫃為目標,但看了很多個都不合意,惟一 看中的一款約    600L  的傳統雪櫃,售價要 A$1,300, 價錢已很接近     French Door  雪櫃了。 於是我們逐個    French Door  雪櫃    Check  尺寸 ,終於找到了    Westinghouse  有三個    French Door  雪櫃符合尺寸之餘又不是中国製,售價從最小的    A$1,688  到最大的    A$1,895 。最後筆者選了最小的一個,貪其有最型的拉絲銀黑色,而且尺寸小一點也有助散熱。 題外話, 澳洲很多電器製造商都會不定時推出額外回贈 。這折扣獨立於零售商,通常為期約 1-3 個月,有點像香港的信用卡優惠,不同之處是無論在哪一個商戶購買( 但有時也會跟固定零售商合作 ),都可以申請回贈。獲取回贈的方法很簡單,只需將購買單據、貨品的    Serial Number  和銀行戶口資料於相關網站登記 ,然後製造商便會按時 存入你的戶口。 至於洗衣機則沒有甚麼限制,皆因筆者的家有個近百平方尺的洗衣房。我們的要求很簡單,實用、耐用便可,最後選了這部    Made in Germany  的    Bosch 8L  前置式洗衣機。兩件電器合共 加上  連安裝 運費及扣除 回贈,一共是    A$2,647 (約 HK$14,500 )。 解決兩件大型電器後,在附近吃了間川菜 ,店員都會說廣東話,看來是香港人開的店。吃飯時 忽然想起家中還欠兩件最基本的傢俬。 沒有桌子,還可以在巨型開放式廚房的吧檯吃;沒

在澳洲的首兩周 (2)

圖片
第一天 下機後,行李很快便出現在悠閒的布里斯本機場輸送帶上。布里斯本的機場最遜色的一環是行李車竟然要收費,而且每輛收費竟然高達 A$4,如果不是推著八個行李箱,相信沒有人會使用! 筆者對布里斯本機場已經非常熟悉,往租車公司取車後,我們便聯絡本已預約好的貨 Van 公司來接載行李箱回家。不幸地,貨 Van 公司訛稱沒有收到我們一天前發出的確認電郵,是日的貨 Van 已經全部租出,最快也要翌日才能安排...難道要我們睡在機場?真是有趣的很!再交涉也是多餘,我們馬上便 call 了一輛 Uber XL 前來接送回家。 可笑的是筆者這時才發現原來 Uber XL 的價錢跟租貨 Van 根本差不多 ,早知如此就不用一早預約,沒好處之餘還得了一肚怨氣。 早前買入這間位於西區的獨立屋後 (對,其實超過半年前已買入,只是一直未有時間紀錄),因 Annual Leave 資源緊絀,只做了點簡單裝修和買了張 King Size 床褥,連清潔也沒有時間做,而且基本電器不齊備,因此尚未能入伙。我們在距家五分鐘車程預訂了 Airbnb, 時限是七天,筆者期望在這七天完成所有必需的工作,以便趕及在新年前入伙。 由於在機場被貨 Van 公司浪費了不少時間,回到吉屋已過了半天,筆者馬上解放行李並將日用品和少量衣服轉到細喼,連午飯也只在麥記解決,便開始緊迫的睇傢俬行程。 要達成入伙的目標,最基本需要有以下幾樣物品: 1) 清潔用品 2) 吸塵機 3) 睡床 + 床褥 4) 洗衣機、雪櫃 5) 兩張櫈 6) 日用品 其中床褥早前已準備,而清潔用品、櫈和日用品皆可即買即用,所以重點是 Item no. 2-4。恰好筆者相中的中高檔連鎖傢電公司 Harvey Norman 的年底折扣期延續到這個星期日,而下機當天已是星期六 ,換言之筆者需在這一天半內解決 Item no. 2-4!  當初筆者想也不想便買了 King Size 床褥,誰知道我這個一向住在香港標準兩房(即 50-70 平方呎房間)的「大鄉里」誤以為房間很大,可以任意擺放傢俬,天曉得原來一間 180 呎的房間 (未計入衣帽間和套廁)要放置一整套 King Size 傢俬(包括睡床、兩個床頭櫃、一個俗稱Tallboy 的小衣櫃和梳妝枱)並不

在澳洲的首兩周 (1)

圖片
如前所述 ,筆者已於上月中永久移居澳洲的布里斯本。 眨眼間已過了半個月,而這半個月彷彿是筆者一生中最忙碌的時刻之一。 布里斯本的慢活當然很難跟香港的相比,所謂的忙碌若以工作量作比較,肯定未及大學時上莊讀書搞活動的通宵達旦;以工作時間的長度,也當然不比畢業後首兩年天天朝九晚十二的非人生活。可是, 以對筆者生活的真正影響力和享受程度計算,則生命中任一時段都難望其項背 。 廢話說在前,這系列文章筆者完全是為了寫給自己作紀錄,內容極度沉悶,而且跟投資毫無關係,無興趣的讀者請馬上逃生。 另外,本來筆者想完成《昆布初體驗》系列,以免時空交錯令讀書思覺失調,不幸地由於登陸澳洲第八天發生的一件事,令該系列暫時未能繼續。不便之處,你見不見諒我都無辦法。 ————————————————————————— 第零天 好不容易熬過了八小時的航程,飛機終於降落在悉尼國際機場,取回八件行李後等待轉機到布里斯本。咦?明明是坐商務客位一覺睡天光,怎麽要用「熬」字來形容? 不知是在日本返港前後吃錯了甚麼、還是反佔中運動令旅客大減,以至令機場的餐廳食物出現問題,筆者登上往澳洲的飛機前已開始感到不適,上機後看到 晚餐餐單居然有四道菜 — 本已失去食慾,但在美食當前,筆者還是忍不住 Order 了晚餐,更選好了翌晨的早點。頭盤是一道精緻的煙三文魚黎麥沙律,是筆者所喜愛,味道也很好,但是勉強吃了三分一後實在吃不下去,最終還是逃不過嘔吐大作。 最後惟有無奈地讓空姐取消我的點餐,空姐對此表示異常驚訝 (“What? You mean you don’t want your beef?!”) ,似乎她們對自家航空公司的膳食非常有信心。嘔了三次後,筆者回到座位上,讓空少準備好平躺座椅上的床褥和被鋪,吃了兩片藥再抱一絲能吃個 Full Breakfast 才下機的奢望,連航空公司準備好的睡衣也沒換便倒頭大睡。 最後一起床 Crew 已準備下機了,這時候當然不會有食物供應,願望正式落空。儘管如此, 筆者還是對維珍澳洲的商務客位讚不絕口,其服務和食物水平遠超我的期望,比因航、日航、澳航等優勝得多,而且價錢貼地 ,大家有機會一定要試試。(但其經濟客位比較擠迫,可免則免) 國際航線若在澳洲境內轉機,乘客需要在第一個降落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