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20的文章

愈安全.愈危险

圖片
亲,发生了什么事,不用我再说了吧? 《国安法》最终由人大御赐,去年至今的政治运动可谓揽炒成功,香港人仅余的一点政治尊严也失去了。笔者无资格谴责谁是谁非,只是这道事实已记述在历史长河中,任谁也改变不了。 注意,香港人命运已定,香港的短期动荡当然免不了,她却不一定与香港人同生共死。 国家愈安全,个人便愈危险,尤其是财产方面。素来擅长走精面的香港人,也是时候从多角度为自己仅余的一点东西另寻出路。 关于走资 「走资」有几个层面,视乎阁下害怕面对哪种风险: 1) 放弃港元风险资产 (HKD-denominated Risk Assets) 针对港元资产的价格风险,股市即日已告诉你投资者不多不少都是恐慌的。港元资产又可再分为香港的资产(如香港不动产、地产股、本地股等)及表面上是用港元计价但实际上业绩和资产是基于是人民币或外币的公司,其中后者受本地政治影响明显较小。 对于这类资产,你卖掉它就算规避了香港政治引发的价格风险,但一般人不认为这是「走资」的一种。 2) 剥离港元净资产 (HKD Net Asset) 若害怕本地政治冲击联系汇率,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将港元兑换成其他货币,主要是美元,因兑换率波动最小。 由于新股热潮仍未消退,目前兑换率仍贴近强方保证(约7.756),将港元兑成美元的最大亏损也不到 0.08%,以「买保险」角度看可说是很便宜的保险。 政治事件令港元贬值仅 0.08%,而 HIBOR 却大幅波动,令投资港元资产成本上升,借美元比借港元平很多。从这个角度看,将投资重点转至美元资产也是不错的时机。 3) 将资产迁离香港 若害怕日后资金流动受到限制,将流动资产撤离香港的金融及地产体系是惟一应对方法。开一个离岸户口,如新加坡银行户口,或者美国证券户口,然后将资产或货币从香港汇至离岸户口。 此做法的最大成本在于流动性,其次是衍生了很多从前不必要的手续费(如汇款费用)。 笔者认为,除了第一点必然及已经发生外,其余两点发生的机会十分微。不过既然成本低,照做也无妨。 不要问我做了什么,不用理人地做什么,也別人云亦云。关乎一生的幸福,自己决定。 关于移民 过去一年,很多网友问我关于移民的事,以及如何移民。大多数的人想法

拾回初心 (2)

圖片
三月決定 拾回初心、砍掉重練 後,已將逾半資金轉投亞洲直債。 一直以來,持有直債最大的 concern 當然是沒有資本增值,要組合有長遠增長只能靠債息再投資,而這個過程比較漫長,且多為被動式甚至機械式操作,頂多是在 YTM 偏高時主動一點,YTM 偏低時被動一點(其實這樣也不保證能增加回報,YTM 偏低可以更低,YTM 偏高後可以更高)。 過去幾星期,筆者重新審視過去十三年投資生涯,絕大部分回報來自極少投資項目。一直以來能長期持有的幾乎只有物業,持有時間最長的已超過七年。另一邊廂,投資流動資產多年來卻僅有一隻 RW0U 能讓筆者持有超過三年。去年收息資產處於高位時,組合最多曾出現幾百萬盈利,大部分累計利潤來自 RW0U、過去一些已結算的(投機)項目和 2588,但一個社會運動再加一次由武漢肺炎引發的股災,這些累計利潤中的浮盈部分已消失殆盡,甚至把累積的股息回報都吃掉。 市場再一次證明筆者不擅長面對股災,回報被吃掉後,連追回的勇氣都沒有。除了長期持有股權型資產外,還有甚麼可以幫助資產增值? 驀然回首, 答案明明白白的寫在筆者的過去 - 只有已結算的項目的回報能一直保留。 逐個項目逐單清,筆者雅稱「做 Deal」,一直都是命中率較高的賺錢方法。機會不是常常出現,銀碼大細也無法預測,但重點是命中率高、損手機會較低,而且不論賺蝕,肯定有離場的一天,虧損不會無止境地拖下去。 相比下,雖然長期持有(正確的)股權型資產,理論上回報必定與日俱增,但 對筆者來說,這樣做時間不一定是朋友,因為每持有多一天,就多一點心理無法承受的 risk exposure,而這正正是筆者的死穴。 筆者這樣說,相信絕大部分讀者都是嗤之以鼻,覺得可笑而且反智。然而, 投資是沒有絕對正確的方法,也沒有絕對錯誤的方法。 我們追求的只是一套適合自己、又能長期帶來正回報的方法。 說白了,有甚麼 Deal 好做? 1) 熱門 IPO 風險:大手認購熱門 IPO (即A組尾/B組頭) 的派貨率只有 1% 或以下,利用 90% 甚至 95% 孖展都不存在分貨過多的風險。價格風險低,因首日甚至首秒就會沽出,只吃最低風險的利潤。還有因升幅不足以抵消利息成本的風險,但通常只會在每一輪新股熱潮的水尾出現一至兩次。 利潤:視乎首日的升幅和派貨率,以最近的康方生物為例,90% 孖展B組頭成本 54 萬,派貨三手扣除成本的利潤約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