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第一次壓力測試 (3) - 開始等待

圖片
如無意外,這是 CFLD 事件解決前最後一篇相關文章。如果之後有重要的事實資訊,會在留言區更新。 上月中加碼後,曙光原來是迴光,債價反彈曇花一現。筆者選擇了沽出 REDPRO 而非在反彈高點止賺 CFLD,之後便沒有機會離開賭枱了。傳言不多說,以下是上月中至昨天為止的一些已證實資料:  1) Fitch 及 Moody's 將 CFLD 評級降至 CCC,後來 Fitch 再降至 CC (睇死它會違約) 2) CFLD 停牌,擬收購某公司股權 3) 停牌後的官方公布:CFLD 債務逾期涉及本息金額約 52.55 億元 4) 債務逾期不包括債券,已付1月31日的應付美元債利息 (筆者已收到了) 5) 債價已跌至 35 元的違約水平 最新的說法是,CFLD  由昨天起 停止還錢,直至債委會談好一個方案為止。 坦白說,現在除了等待甚麼都做不了,事情的發展較筆者預期還差一點。這想法不僅由價格反映,而是 CFLD 的實際可用資金水平比想像中少很多,而這項資訊恐怕一直只有公司內部、甚至只有高層知道。 回頭一看,第三季業績出爐時,實際可用資金已很明顯不足以應付即將到期的債務,而公司也知道第四季的銷售情況,根本無可救藥。然而,CFLD 的債價還一直停留在 90 元以上的水平。這只能證明公司債券市場的 market efficiency 真的低得令人吃驚。 債價已跌到 Fitch 預期回收率的水平,相信不少手持現金人士都會出手玩這個「有 upside 無 downside 」的遊戲。 注意,這遊戲只適合持有現金或組合規模大的人玩,如果閣下的組合有槓桿成份,就要格外小心了。 捱得過大不了咪 haircut,內房有很多出事變無事的前科,即使 haircut 也是有限數。 由於債價下跌,截至昨天,筆者的流動資產槓桿水平微升至 123%。 延伸閱讀: 可用资金仅8亿!谁来救华夏幸福?平安会出手吗? 平安子公司受讓華夏幸福擔保債權 內房華夏幸福債務逾期 承諾「不逃廢債」 傳河北政府出面救援華夏幸福,要求銀行不抽貸斷貸

YOLO - You Only Live Once

圖片
近來鬧得沸沸騰騰的 YOLO - You Only Live Once,引發了筆者很多思考。 老散對大鱷,一生何求。鹿死誰手,不論是花生友還是兩大主角,都很想知道吧。出動 YOLO 是因為這件事,數以十萬計的老散身體力行,去對抗虛偽不堪的建制精英。 到建制洗橫手出金手指後,金錢上的成敗已經不重要,出一口氣才是老散們的目的吧。當然也有高手渾水摸魚,二五仔到處都在,加上有金手指,我估老散最終都是會輸。 Anyway,這只是事件背景,而筆者所思考的並沒有如此偉大。我想的是,究竟 YOLO 在這場大戰的意義何在?YOLO 在各位的生活乃至生命裡又如何推演? 我可以說,You only live once,所以你不能錯過這場大戰。 (又係喎,世界盃又唔見你唔睇。) 也可以說,You only live once,何必犧牲生活質素甚至賭上金錢去見證這場大戰?要捱幾晚通宵喎。 (又係喎,賭波時又唔見你縮手。) —————————————————————————————— 這令我想起黃子華棟篤笑的金句(之一): 「開心又一日,唔開心又一日,咪唔開心囉。」呢句說話,點講都通架喎! 又係喎,You only live once,然後下一句講什麼都通。 這種哲學思維再推演幾句,很快就要討論人生的意義。那又何苦呢。 又何苦?You only live once,所以你不能不討論人生的意義! 然後我腦海又浮現這一幕: 筆者真的很喜歡思考,常常天馬行空地思考...不眠不休地思考...身在曹營心在漢地思考... 思考延續到很遠很遠的世界......直到今日行山差錯腳,而家腳背好痛,呢邊又冇相熟跌打師傅,唔知點搞。 其實成日諗埋一邊,真係好痛苦的。 下次見到 YOLO 又好,「唔係咁喎」又好,千祈唔好開口埋口「請你好好放低」,心裡講句「你講得啱」就 OK 了。 不過呢一刻,我真係想對自己隻腳講句「請你好好放低」。

第一次壓力測試 (2) - 曙光將現?

圖片
繼前週 CFLD 債券連急挫後,上週繼續暴跌。 2022 - 2025 年到期的美元債,在週二下午及晚上一度跌至 48-51 元。感覺上,債券跌穿 50 元後,再沒有人願意賣出了。 筆者對此的解讀是:債券真的出事時,回收率一般都在 30% 以上,擁有巨大土儲量的內房尤其高,可達 50-70% 或以上。即使市場已對公司財務前景絕望,債價仍然會在 30-40 元間浮沉。 因此,除非債券已違約,或明顯即將違約,否則斷不會跌至 30-40 元水平,變相 50 元已經差不多是鐵底。 此外,CFLD 債券的跌勢亦由美元債蔓延至市場更封閉、更不理性的境內債。有 2022 年到期的境內債竟在一天內由 PAR 水平跌至 40 元。 筆者當時認為,CFLD 的債券流動性已經徹底枯竭,所以債價才會在沒有負面新聞(而非 負面 小道消息)的情況下腰斬。 這是一個機會。 機遇與執行 週三早上,筆者致電 RM 查詢 CFLD 的債券情況。 一年期以上的債券,買價回升至 51-55 元,而買賣差價已收窄至 2-3 元,表示開始有人承接。 相反,一年期以下的債券,除了債價繼續急挫外,買賣差價亦進一步擴闊至 6-10 元。這正是流動性消失的徵兆。 詳細的查詢各債券的 LV 及組合槓桿餘額後,筆者決定在新股資金回籠前夕買入一張半年後到期的 CFLD 美元債,槓桿比率升至 131%。RM 的報價是 61/67 元,但最終成交價卻是「五字頭」,YTM 高達 135%,潛在到期回報是 76%。 看來債券持有人已經崩潰,又或者它是在不情願的情況下賣出,例如被斬倉。 這是一次投機性極高的交易,賭的是 CFLD 二股東中國平安會出手或引第三方資金助渡過難關。此外,CFLD 的規模雖不算全國一線,但對河北省來說也是 Too big to fail,雖然巧遇河北疫情反彈,筆者仍不排除河北省政府也會出手相助,不過可能因疫情問題會慢一點。 筆者相信 CFLD 能夠捱過這關,在不違約的情況下,向下最多跌至 50 元水平,向上卻是回升至 100 元加債息,值搏率甚高。 債券 對壞消息沒有反應 有趣的是,當天繼續傳出壞消息,如有傳派息延期、公司 IR 再度不予置評、部分境內債跌至 30 元水平、股價再創新低、以至評級機構穆迪 (Moody's) 重手將 CFLD 評級一口氣連降兩級至 B2 並列入下調觀察名單後,但債價卻

第一次壓力測試

圖片
轉用「退休老人策略」九個多月,終於有嘢講。 讀者有睇開都知筆者喜歡「報憂不報喜」,買債券有嘢講,當然不是甚麼好事,難道會向上爆升咩,又不是可轉債。 今次的主角是中/大型內房 CFLD,債券到期日為二二年六月,評級 BB-,筆者於去年七月買入,離到期日約 23 個月,買入 YTM 7%,ROC = 18.5%。 此公司財務報表不算理想,而且業務發展方向是大規模重資本,好處是能低價拿地,代價是其財務狀況注定會進一步轉差,這都是人所共知的事實。過去三年,中國平安不止一次向其注資,幾乎成了最大股東,加上 CFLD 的資產 (地皮) 在全中國最核心的位置,令市場感覺它的價值受到肯定。 買入時,考慮到其財務狀況、規模相對的市價,這條債券價格較具吸引力,所以買入。當時「三條紅線」的政策尚未出台。 CFLD 發生了甚麼事 注資的同時,CFLD 跟平安有對賭協議,2018 - 2020 每年的利潤不能少於雙方同意的水平。2018 和 2019 年 CFLD 都勉強過關了, 但 2020 年遇上武肺,加上 CFLD 的資產集中在連年受政府打壓房價的區域,首三季業績幾已確定 CFLD 100% 不能贏出對賭協議。 CFLD 2020 年目標利潤約為 180 億,而首三季利潤僅有 72 億,而最新出爐的第四季銷售數字奇差,估計實際利潤與目標利潤落差接近 100 億。根據協議,平安可按其持有的股權獲得利潤落差的全數補償,即大概 25 億。 以 CFLD 的規模而言,25 億當然不是甚麼大數字,而且對賭協議的雙方是 CFLD 的控股股東和中國平安,CFLD 本身的財務狀況並不會因這 25 億進一步變差。過去一年,CFLD 股價下跌超過四成,也反映了市場早已預料其 2020 年業績回天乏術。 「三條紅線」政策出台後,因三線全踩,CFLD 被視為其中一間財務狀況最受影響的內房之一 ,債券應聲下跌 5%,並維持在此水平一段時間。其他類似的內房包括恒大、融創、富力等。 恒大事件後,債價受拖累再下跌少於 5%,且沒有反彈至 PAR 的跡象,期間傳出華潤入股的消息,但沒有相關公告。債券在去年十二月完成最後一次付息還清。 踏入 2021 年,市場忽然極度看淡 CFLD,股價和債價都明顯下跌。 最初的新聞應該是關於第四季銷售奇差,後來傳出 CFLD 和中國平安的高管就對賭協議談不攏,需要當地政府出手。最後的消

2020年投資回顧匯集

圖片
關於 2020 年的投資回報,基於不同的策略而言是非常極端的一年,參考大家的投資回顧,看看各種不同的思考方式和心路歷程,對過去一年做得不太好的筆者而言,也許是個不錯的檢討方式。 本篇記錄大家 2020 年的投資回報與回顧。 Benchmark 退休老R (流動資產):   -14% 退休老R (overall):           +3% 恒指:        - 3% S&P500:  +16% 黃金:         +22 %   納指:         +44% ARKK:    + 143% 以下是筆者有關注的公開資訊,次序不分先後: yfchan 兄 http://yatfeichan.blogspot.com/2021/01/blog-post.html 炒賣倉:    +56.2% 長線倉:    +39.3% 散戶兄 (業餘分析師) https://valueinvestor2.blogspot.com/2020/12/2020.html TWR:       +39.45% MWR:      +48.51% 早月兄 https://investwithcuriosity.blogspot.com/2021/01/2020-q4-portfolio-review.html 組合回報: +40.93% YNWA 兄 https://ynwa-investment.blogspot.com/2020/12/2020.html 組合 year to date回報:+159.5% 安利兄 https://alinvest22.blogspot.com/2021/01/2020.html 年初至今 :+62.4% yan 兄 (廢中雜談) http://wastemid.blogspot.com/2021/01/2020.html YTD 是近五年最高的+23% 金水兄 https://physiotcm.blogspot.com/2021/01/20202021.html 回報個位數,不需要跑輸恒指 雲地兄 https://fungdythegreat.blogspot.com/2021/01/2020.html 2020 年的全年回報達到 +39.22% 巴黎兄 https://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com

收爐 (2020)

圖片
世界變了樣 去年,筆者說 2019 年可謂有記憶以來最難過的一年。 誰料一場武肺,將世界徹底顛覆。沒有最難過、只有更難過。 幾個星期內,多少傳統巨企的股票變成燙手山芋,多少既得利益行業頓成燒錢機器。數十年甚至上百年來儲下的名氣、顧客的忠誠,在無盡疫情下已變得一文不值。什麼收息股、REIT、地產、受疫情影響的股票,誰持貨、誰中伏。 另一邊廂,疫情引爆了本來已經強勢的「新經濟革命」,科技、支付、電動車、光伏、生科、雲、醫療等各個不理蝕錢還是大賺的行業,估值隨聯儲局無限放水而無限上升。美國的新股市場,幾乎每週都在放煙花。 在香港, 國安法一錘定音後,政治活動全面消失。在說句口號便能顛覆國家的時代,還談什麼意識型態呢,香港從來都是用來賺錢的地方,認命吧。 香港疫情反覆,對基層可謂雪上加霜,對中高收入及持資產的人士卻無甚打擊。經濟不好、人口膨漲也受移民影響(雖然實際行動者仍屬極少數),但樓市並未受明顯影響,皆因銀紙又大幅貶值。換個角度看, 疫情後世界的銀紙最少貶值兩成,樓價沒有寸進已經等於跌了。 「別忘記,2019年本應是健康調整後的上升年份,升勢只是受政治風波影響暫遭煞停。在環球低息放水持續甚至加劇、加上土地及房屋供應斷崖已是人所共知的情況下,作為實物資產之首的樓價焉有不升之理?」 由於疫情突襲,去年的看法沒有實現。然而,基本因素並無改變,而供不應求又累積了一年,疫情要解決也只是時間問題。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投資組合及操作 今年投資情況特殊,退休碰上武肺 crossover 收息變收皮,投資結果當然是一塌糊塗。具體操作已經重覆多次,檢討亦已檢到悶,不再重覆了。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看 「現況」標籤的文章 ,看看退休老人如何面對失敗兼完美錯過美股泡泡式升浪。 繼續實行新策略(實行了九個月已不新了,明年開始改名叫「退休老人策略」),亞洲直債配合熱門 IPO 回血進度尚可,可惜始終無法補回第一季清倉造成的損失。 最近主要操作如下: 1) 一條直債被溢價回購 - FOSUNI 5.25, ROC = 14.0% (ROC 以債券佔用 margin requirement 計算,且無計入溢價回購利潤) 2) 買入另一條直債,繼續持有八條 3) 抽了以下 IPO: 重倉泡泡瑪特成了筆者有史以來最賺錢新股,一隻救全家讓下半年 IPO 回報追近上半年。全年 IPO 回報率約為加權資金的 25

夕陽之後

圖片
  (攝於澳洲昆士蘭最南端 Coolangatta Beach) 距離上次更新「現況」已經差不多三個月了。 期間筆者一直奉行新策略,過程中實在沒有什麼特別,加上只剩一個月已經到年尾,原本打算在收爐前都不更新了。不過近日忽然發覺一件值得紀念的事... 自從一月爆發武肺後,筆者的流動資產組合便開始受壓,一直到 三月環球股災暴挫 才見底。基於以下幾個原因,筆者早已認定今年會是自 2008 年金融海嘯後,首次淨資產 (NAV) 倒退的年份: 1) 筆者沒有追上世界潮流去追逐疫情受惠股(尤其是美股和新能源汽車股等) 2) 香港的疫情又反覆,令樓市向上突破無期 3) 退休後失去絕大部分主動收入 4) 八月時筆者家中發生了一些事情,令支出暴增 ————————————————————————————— 三月後期的 策略調整 ,亞洲直債投資帶來不俗的穩定收入,而以熱門 IPO 為主的「 做 Deal 策略 」的回報亦較預期高。這些收入已經抹去了三月股災逾半損失。 另一邊廂,筆者在疫情嚴竣期間增持澳元及買入 GOZ,加上本身已擁有的澳元淨資產隨澳元升值,亦為以港元為基礎的淨資產增值不少。 最後是筆者的主力資產物業組合。除了租金繼續源源不絕地滾存,本年度香港和澳洲兩地的物業亦有小幅度升值。 綜合以上幾個因素,淨資產竟爾在日前悄悄升越年初水平,並自一月後首次出現年度正增長。儘管今年仍未結束,疫情反覆下或令香港樓價再度下調,僅有的小幅增長很可能會得而失;儘管對很多及時調整策略、炒美股炒得不亦樂乎的朋友來說,這張成績表只會令人失笑... 但筆者仍想記下這一刻。 回想今年初退休後不久便爆發世紀疫症,殺了滿倉槓桿資產的筆者一個措手不及。 在最壞時機清倉 、倉卒地定下新策略、 國安法下的手忙腳亂 、以至年中回港隔離後立即遇上 第二波大爆發 等情景,仍然歷歷在目。 今年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投資回報的一點一滴都是有血有淚。 現在筆者能夠忠於自己的信念,用最適合自己策略去投資最有信心持有的資產。回報是慢了點,但是細水長流。回報也沒有爆發力,但是穩定安心。 歷史能證明這套策略的 Drawdown 是非常小,其回報對於退休人士來說,卻相當不俗。 ————————————————————————————— 近月主要操作如下: 1) 三月至今共兩條直債到期 - SUNAC 8.625 及 AGILE 9.5 的

布里斯本的效率

圖片
(絕對圖文不符) 最近看到一件有趣的小事,覺得很有代表性,很想記下。 上星期四晚,筆者和太太在布里斯本市中心附近的 West End 區吃晚飯。 雖是朋友介紹來,這頓晚飯卻一點都不好吃,完全中伏。 快要吃完離開的時候,一輪小貨車在對面馬路路邊停下。車上載有約四十箱樽裝飲品,每箱半打,即共 240 枝,想必準備送貨。 但是對面馬路全部都是民居,難道有人買如此多飲品藏在家中?有地方也不是這樣浪費吧,夏天天氣太熱會壞掉的。 搬運工人和司機下車,準備落貨。奇怪的是車上完全沒有搬運工具,如何搬貨呢? 這時候,司機把三箱飲品放在搬運工人的懷裡,然後搬運工人就橫過幾條線的馬路,走進我們正在吃飯的餐廳,把貨卸下。 餐廳竟然只訂了三箱飲品便可送貨?筆者正覺得好笑之際,那個搬運工人又重覆一次把三箱飲品放在懷裡,然後非法橫過馬路「送貨」。 該段馬路其實不算少車,每次搬運工人都要望左望右十幾秒才能安全橫過。 就是這樣,搬運工人足足來回了七次,才成功將二十箱看上去不是很重的飲品全部卸下。 (剩下二十箱應該是另一間餐廳吧) 筆者跟太太笑得合不攏嘴,這怎可可能發生在城市裡? 為什麼小貨車不掉頭再停下?那便不用冒著被車撞死的風險來送貨。 為什麼不使用斜板落貨?那就不用兩個人去卸貨。 為什麼不使用手推車?那便不用來回七次。 為什麼不首先把二十箱飲品包起來一次過搬?(或每十包一次) —————————————————————————————— 正當我們以為喜劇要結束之際,原來彩蛋尚未上演。 原來那小貨車停在一所住宅的入口處,搬運工人完成第七次卸貨後,剛巧屋主回家,司機便需車輛開動以騰出空間讓屋主駛回家。 當時小貨車前面有無窮無盡的車輛停泊,而後面則有甚多空位。 如果你是司機,你會怎樣做? 把車倒後一小段,讓屋主回家,也方便搬運工人回到車上? 如果你是這樣想,你便錯了! 司機二話不說就向前駛,一直駛過了無窮無盡的車輛區才在遠處的路邊停下。 就這樣,搬運工人橫過馬路後,無端端要多走一百幾十米路才能上車。 一個讓人崩潰爆笑的場景! 但看搬運工人的樣子,卻又無甚異樣,仿佛司機的行為合理非常。 說得也是,當你拿了工資去負責四十箱飲品的運輸時,又何必用上運送四千箱飲品的效率? 起碼在這短短幾分鐘內,無論是司機、搬運工人、屋主,甚至是完全無關的我倆們,都是輕鬆愉快地度過。 或者,這就是布里斯本的可愛之處,也是我喜歡

拾回初心 (3)

圖片
最近有點迷失,心情很忐忑。 一方面很清楚知道自己有幾多斤兩,另一方面又不承認自己只有這點斤兩。 腦交戰的結果,是負面的。 機緣巧合下,得以重溫前輩的教誨。 ——————————————————————————————— 《對自己誠實一點,等如對自己好一點》 17 歲叫做開始參與市場,到現階段(但不一定代表將來)的體會是:「對自己誠實一點,等如對自己好一點。」 曾經多少我自己「認為是」更好的投資,結果反而差過(不只價格表現)當初「自己認為是」一文不值的投資? 相反,當初踩到一文不值的投資,結果表現非常亮麗。又有多少? 好好記錄下來,就是對自己誠實一點。 「更好的投資」只能在 look backward 才知道。 Look forward 只有「自己以為是更好的投資」。 哺乳腦都會向主人產生假象,這個 reinvestment 是更好的。這是每個人大腦的機制,把「衰咗」的預測,漸漸淡化記憶。包括我在內。 其實,投資真正要讀的科,可能不是經濟、財務等,而是腦神經科,這科目清楚告訴我們,當我們面對價格上升和下跌時,大腦哪部分會活躍、會製造什麼賀爾蒙、令我們產生什麼傾向,從而犯什麼錯。 最後,我覺得人類都沒有預測能力,只有「自己以為的能力」。我們能賺錢,只有老老實實,利用貨幣長期貶值這一點去獲利。 ——————————————————————————————— 謝謝前輩,我會反思自己的不足並切實地重拾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