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你不會輸,但你不能贏

圖片
與朋友WhatsApp亂聊一通,不知怎地由投資談到了生活,又由生活說到career。然後,又回到了老問題:打工,真係無得輸?

沒錯,撇除投資不說,打工的本質就是無得輸。

股東出錢,贏就袋九成,輸就自己食。

管理層出腦,贏之前講定點分,輸就袋份高薪找下一條水魚。

打工仔出時間,贏咗才有得分少少,但是無得輸。

按此推論,這個世界大部分人都是打工仔,所以大部分人都無得輸。

問題來了:這世上要做到雙贏已經很難,有甚麼可能大部分人都贏?

有!

當大家追求的東西不同時,便可以締造多贏。但這同時意味著,若大家所追求的東西一致,便不可能製造如此多的贏家。

不要拗甚麼「我返這份工是為了多點時間留給家庭」、「返工是為挑戰不是為錢」,筆者不是想說work life balance。Work life balance係人都明,亦不是每人都適合不打工,更不是每人都有資格不打工。

筆者想說的是,認清工作包含金錢回報的事實,而這部分回報的所謂「無得輸」,其實同時「無得贏」。

不管你返工如何善用時間,不管你工餘時間如何善待自己和家人,你也無法否定「每天那八小時就是貢獻了給公司」這個事實。

打工無問題,只要不過度美化了打工就OK。

講到尾,投資真是很重要。留意上文強調了「撇除投資不說」,因為只要投資成績過得去,以上的就成了廢話。

看著那些投資屢戰屢敗的人兄,說到工作眉飛色舞,彷彿全世界只有他是過著夢寐以求的生活。自己投資失敗,卻指著人家的投資項目大放厥詞。酸到隔住個mon都聞到、駁住幾萬公里的fibre都feel到。

忽然又諗起法子兄的一句話:

比武,你打十次輸十次之後,你會知道自己技不如人。 投資,你估十次錯十次之後,你還會以為自己英明神武,依然滔滔不絕。
投資重要,不過還是不及謙卑、自重。共勉之!

唔食細米

圖片
萬眾期待、首隻同股不同權的IPO終於橫空降世,小米是也。雖然香港打著保護小股民的旗號(是笑話、廢話、還是謊話?),落後外國多年才施施然讓同股不同權放行,但也算港股近年難得一見的盛事,相信不少人都會趁墟參與一下。

友人說小米是具概念的互聯網公司,加上未來仍有很多同股不同權的新經濟股要圈錢,以陰謀論觀之就不可能讓它失色,所以打算認購。

筆者就絕對不考慮。原因很簡單:值搏率和潛在回報不足。

值搏率是很judgmental的,覺得不足的理由並非驚世發現,只是路人皆見的事實,但已足夠讓筆者決斷地說不。

第一,市底差。市底差即投資者參與度低、接貨者少、超額少、冇人搶貨。
IPO最重要是炒供求,冇人玩即係死得。

第二,趕上市。市況咁差,估值不斷被壓價,為何仍堅持在此刻上市?
不禁令人生疑,值搏率大減。

第三,外資券商全軍覆沒。有傳是出價太低,以致只有進取的中資券商入圍。
UW都唔玩,令人信心大減,先不談賺錢,這一點令筆者覺得保底都成問題。

潛在回報方面,小米集資金額大,派貨不會少,超額不會多。此外,小米令人產生遐想的概念不多,這種IPO在理想市況下,首日也只有一兩成升幅,何況是現在。

若從投資角度睇,就更令人卻步。小米盈利能力低,前路不明,無人知道它未來的發展方向。小米既沒有AAPL那種橫掃全球用家兼極高margin的硬件,也沒有NVDA式令人無限憧憬的爆發性,更沒有FANG的軟件(或者有而未見其利)。

即使有,看看FB和BABA上市後的表現,便明白為何這種IPO不是我的茶。



如果只係得陰謀論一個理由,筆者寧可留待上市後慢慢尋底再尋寶,也不會考慮玩一個供過於求的遊戲。

無病呻吟

圖片
有一句話筆者很喜歡:「你永遠不能叫醒一個裝睡的人。」不知出處在哪。

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你喜歡打工,他喜歡創業,我喜歡Hea富,大家都有自己的路,沒有對錯之分,亦無需要向任何人交代(家人除外)。然而,若選了X,就不要期望會得到Y的成果;若乜都唔做,就唔好期望良性改變會自動出現。

話說昨天筆者的朋友圈中傳來一則新聞,指紀律部隊退休年齡可延至60歲。
(A/B = 朋友,C = 筆者)

A: 梗係唔延啦,55歲退休都覺得耐

B: 好多人都係hea住返工

A: Hea住返都係浪費生命,每日困係 office 7,8個鐘

B: 而家我都覺得浪費時間生命,但係唔返工可以點

C: 咁你咁多年來都覺得返工浪費,但又乜都唔做,唔通你認為solution會自己出現

B: 所以咪返工囉

C: 返工 = 浪費生命 => Solution = 返工,Goodest logic

B: 這是懶人的解決方法

大佬B,你知唔知自己up緊乜嘢? 點解可以跳step跳成咁?我真係跟唔到。

筆者認真地思考良久、絞盡腦汁後終於推斷出問題出在哪裡:

返工 = 浪費生命 ==== (我唔想諗) ====> Solution = 返工
加入一條萬能key,無論後面的等式是甚麼都可以,這真是完美的邏輯?
************************************
讀者可能覺得只是筆者太執著而已,也許朋友B只是廢up回應吧?

或者讓筆者倒敍一下,大家返到九年前...

朋友B大學畢業後,在一家公用事業公司從事專業工作,一年後收入比筆者遲一年起步還要高50%,之後轉過一次工到半公營大公司工作,收入雖然沒有大升但每年穩步增加。最近加入政府,仍從事專業職系,年薪約80萬,個人積蓄有200多萬。30歲仔,條件還算不錯吧?

對,絕對是好仔一條。但是他的視野和觀察力出了很大問題,而不自知。

他總是絮絮不休地抱怨工作環境、家庭問題、社會不公,說了很多Exit options但從來不執行,屢屢不敢下決定就索性以「等」字訣待之。他看到很多問題,卻看不到任何機會。

他投訴每一份工作無聊、程序垃圾、上司無能、管理層肥上瘦下超賤、行業前景灰暗,但卻看不到公司的股價節節上升。工作無聊而待遇不公,但又不想make effort轉工,幸好最終等到了政府的垂青。

他指責樓價上升,令他一家(六年前)賣樓後換不成三房單位。筆者…

《出走大洋路》系列 - 學歷與工作經驗

圖片
上回提到英語測試水平已通過,成功first take獲得Proficient水平認可,並且展開下一步-蒐集學歷、專業資格、指定格式的工作經驗證明並提交予指定評核機構作技術評核,需時8-10星期。評核機構需要的資料(文件)範圍很廣,包括:

(1) 背景資料(護照、個人CV)
(2) 小學、中學的年期及其考獲最高的資歷
(3) 專上教育的詳細資料、入學要求及畢業條件等(畢業證書、Transcript)
(4) 專業資格的資料(證書、Transcript)
(5) 每一份工作的詳細資料、直屬上司及其聯絡資料、工作內容等(指定格式並由公司發出的工作證明/指定格式的法定聲明、出糧紀錄、JD、僱傭合約、公司信等,越多越好)

另外,要獲得入場門檻,有幾個基本條件必需符合,否則連技術評核費用也可以省下。提名專業工種的移民要求一般可總括如下:

(1) 所持學歷等於或相當於澳紐資歷架構第7-10級,即學士、榮譽學士、碩士或博士;
(2) 學歷所屬範疇需與提名職業的具高度相關性(highly relevant);
(3) 過去五年間,最少具一年工作經驗所屬範疇與提名職業具高度相關性;
(4) 僅計算過去十年的工作經驗;
(5) 僅計算qualifying period後的工作經驗。

起初筆者以為這些要求都很容易符合,其中(1) 絕對符合,(2) 個人認為符合,(3) 絕對符合,(4) 絕對符合,(5) 5 - 7.99年經驗的分數一樣,discount少少又如何。

然而,當筆者再細看所屬的提名職業的相關描述,卻發現一個令人很沮喪的特定要求:

此職業要求學位的major in X,X學位包括blablabla內容。
不幸地,筆者的學位卻是Y,而且基礎課程主要內容跟X幾乎一點關係都沒有,勉強說有關的只是寥寥幾個X-related courses(是筆者當年夾硬報多些學分得來的),但佔總學分不到15%......

該描述也很籠統地提到一種特例:

若學位是major in A or B,而工作經驗具高度相關性,則可case-by-case考慮。
同樣地,筆者的學位也不是A或B,而且相關性更低,因筆者讀的是商學院,而A或B都是理學院的學位。如此看來,似乎A或B已是唯二認可的例外,這是否表示筆者是否一點機會都沒有?
筆者當然不會輕言放棄,遂嘗試從移民顧問獲得免費意見,畢竟他們見的case多,或多或少…

準備中

圖片
(內子作品)
眨眼間已到了六月,2018年至今市場都是無風起浪,時而受貿易戰影響、時而受特金會主宰,加息彷彿已經被大家拋諸腦後。美元、油價、股債都是在上上落落的狀態,卻只是有上有落而非一放絕塵。

除了科技股最近浴火重生外,今年一支獨秀的就只有本港樓市,不論一手二手市況皆勢如破竹,完全不理環球金融狀況(反而幾襯本地經濟情況)且極大幅超出筆者的預期,最近兩個月甚至連各大極淡或痛恨物業投資的門派都舉哂白旗,或以酸葡言論對之、或以迴避姿態處之。

是否殆矣?

能知三日事,富貴萬千年。天天預測遊戲還是留給上一代財演或這一代KOL和他們的信徒盡興好了。

生活回顧

筆者最近消失了好一陣子,有追蹤Facebook專頁的讀者應該知道筆者又偷懶去了旅行。這次的目的地是北歐,主力遊覽挪威的峽灣(Fjord)。大自然風光當然美得不得了,嚴重的日長夜短(每天15-16小時日照)和持續陽光普照(15天中有13天萬里無雲)令不甚喜歡攝影的筆者都拍了不少照片,但是挑來挑去都不太合意,箇中的原因是無論怎樣都比不上實景看的萬分之一(技術太差?),例如實際的藍天就比相片中的藍天藍很多很多。不管如何,筆者獻醜貼些,希望對得住部相機:











 (筆者最喜歡這張)


另外,爆肺早已完全康復,卻一直因生活工作兩忙和壓力(即係賴皮)原因仍未重拾去年末的運動大計,六月一定要重新上路了!

移民大計方面,請各位繼續追看《出走大洋路》系列。

關於投資市場

旅行前很多網友問,筆者是否真的如上月初寫的《等.食》,坐著齋等?

我很疑惑,因我以為說得很白。

重點不是「等食」,而是「等」和「食」。

美國加息一直進行中,早已令美國國債走軟,筆者一直認為下一批受害者是投資級別債券,然後才到高息債券,當中又以年期較長的債券受壓較嚴重。REIT類收息資產雖然沒有大幅下挫,但仍相當弱勢(隨香港零售業反彈的除外)。筆者很期待掃貨的時機,尤其是領展,惟受制於物業融資安排的資金需求,所以筆者暫時仍以防守為上,以短債為糧,以守「待」攻,就好似佢一樣:

年初重手增持的短債於五月尾到期,期內一直賺取約7%回報(未計槓桿及利息),回收的資金暫不作任何長遠投資,統統留待七月使用。在融資安排的同時,有些事情醞釀中,未知結果如何,等明朗化後再談。

未來幾個月主軸:轉按、加按賺現金回贈、搞移民、再加按、再賺現金回贈。然後出擊。

最後再補多啲自己覺得幾靚嘅相(不過點睇都同實…

《出走大洋路》系列 - 一關剛過 又再落閘

圖片
上回說到筆者選擇考TOEFL,於是二話不說便報了名,淘了些官方練習書並預留了四個weekend來熟習題目形式。

一開始筆者目標只是讀完和畢練習書的題目(也是筆者僅有的資源),於是歎慢板花兩個weekend才看完書。後來忽然發現網上有大量練習資源,若要做完全部題目起碼要全職玩一個月(還未算口試練習),於是不敢怠慢,連weekday也不放過,以求儘快開始網上的練習。到了第三個周六,筆者終於做完書本的模擬試題,成績尚算不俗,除了Speaking和Writing無法練習外,其餘成績均達到Proficient水平。

周日開始網上練習,真是不做還好,一做信心就崩潰了-做第一份卷就已經拿不到Proficient成績,第二份卷更連20分都拿不到,而且答題過程中屢戰屢敗,感到極大挫折,當天幾乎連晚飯也吃不下。事已至此,頹廢也不是辦法,惟有逐道試題看解說,看看究竟是自己的英語水平大幅退步,還是不小心所致?

看畢解說後,筆者發現答錯的題目有超過70%屬於「死於不幸」,即明明想答A卻選了B(不小心)、或者by elimination剩下兩個答案時全部選錯了(狀態差)、又或者過度猜度出題者心思以致選了一個較不適合的答案。此外,不少答題者在此卷留言板表示很多題目出錯,而筆者答錯的題目中也有不少牽涉其中。儘管有點駝鳥心態,看到這些留言也不禁有點釋懷。

到了第四個周六, 也就是應考前一天,筆者決定再做一份卷,然後做點Speaking練習便收工,以免過度練習反而影響考試狀態。筆者刻意挑了份平均分數較低的試卷來做,結果卻拿到接近Superior的成績,令筆者喜出望外。

Speaking練習方面,網站提供錄音功能,雖然錄音後沒人為你評分,但由於錄完會自動上載,全世界人也可以聽到你說的東西,所以大家都很認真的答題。筆者先後做了幾Set題目,起初多是在準備時間不知所措,以致錄音時根本「無話可說」;後來則發展至內容太累贅,到時間結束時仍未說完重點。最後筆者決定聽一些受歡迎的錄音,看人家怎樣組織內容和控制節奏,然後儘量應用這些技巧。此方法果然奏效,儘管後期的錄音內容控制仍有不足,但超過一半都能在限時內完成。

終於到了大日子,是時候把過去四星期的努力發揮出來了!試場在荃灣,距離筆者的深山居所甚遠,若乘公共交通工具要75分鐘才能到達,筆者寧願爭取時間睡多點,於是便選乘Uber前往試場。好幾年沒考過試,筆者仍沿用…

等.食

圖片
市場水盡鵝飛,我本樂得清閒

百無聊賴之際,胡亂寫幾句

與家人吃飯,通常等埋先食

與朋友吃飯,往往係食住等

你喜歡等,還是喜歡食?

亂吃一通,吃膩了便不能再吃。

死等不吃,卻會在不知不覺間餓昏。

食,要先等。

等,不忘食。

亂世之中,吃點簡單的前菜,兩三分飽等主菜;一時三刻未等到,換碟前菜,再等過。

等不到好吃的,毋寧不吃;看到好吃的,一把抓住它。

等到甚麼時候?

抓得住的時候。

《出走大洋路》系列 - 英語水平

圖片
上回提到,筆者必須應考英語水平測試,並且最少需達Proficient水平才有機會入閘排隊等申請。

談到考試,筆者真的好久沒嚐過考試的感覺了。自從筆者在2013年完成專業考試最後一份卷(也是最難的一份)後,已經四年多沒有入過試場;若只計入英語水平測試,對上一次更已經是2010年的事。忽然要溫書、然後連續幾小時高度集中地應對自己較弱的能力,而且還有一個必需達到而自己不能輕鬆達到的要求,真不算是件容易的事。

除了要下點功夫外,更重要的的選擇考試的策略。澳洲移民局接受不同的測試機構,包括大家最熟悉的TOEFL, IELTS,還有筆者未聽過的OET, PTE和CAE。筆者在N年前已經因不同原因考過TOEFL和IELTS,從來未嘗完全達到過澳洲移民局要求的Proficient水平,當中又以IELTS的分數和目標距離較遠。於是,選擇應考那個考試便和自己的各項英語能力掛勾:

由表一可見,筆者在中五時以「爛到不行」的英文去應考拿了個全D,然後在中六瘋狂自學惡補(日日自己對住SCMP大聲朗讀1-2小時)。其後筆者的英語雖然進步了,但Speaking明顯遜於其他能力,其次是Listening,相反Writing的成績則比較穩定。


再看表二,移民局對於TOEFL和IELTS的成績要求十分不同,IELTS要求全部7分,但TOEFL對Speaking的要求卻特別低,真是正中下懷。雖然十年前的TOEFL Speaking成績未達Proficient水平,但只差1分。

筆者工作近八年,當中有超過三年半需要頻密地說英語,斷估多年來Speaking/Listening應該有些許進步,反而其他能力可能退步了,偏偏Reading和Writing的要求相對筆者的能力而言,屬較低水平。這實在是天助我也!

最後,TOEFL每次報名要$1600,而IELTS卻要$2100,識得揀一定揀TOEFL!

補充一點,IELTS考試其實可以選擇General和Academic兩種,而TOEFL傾向是全Academic。網上很多人都說IELTS General Exam其實容易得多,相對上TOEFL考試牽涉不同科目的學術用語,艱深得多。但筆者卻剛好相反,對平時無定向聊天比較弱,反而學術性討論、分析及Fact findings才是強項。要我考General Exam,可能有反效果呢!

(待續)

《出走大洋路》系列 - 澳洲的技術移民

圖片
澳洲的技術移民(Visa 189)歡迎各式各樣的職業,並非只歡迎某些特定的行業,也不是只對專業人士有需求。從會計師到工程師、從老師到護士、從水電工到記者、從牙醫到廚師,不論藍領還是白領都歡迎之至,最近甚至連地產經紀都納入了技術移民的門檻,簡直是曠世奇聞。

基本上,只要你有一份工作,都差不多一定夠資格移民澳洲(詳情可以按這裡)。
除了職業外,還有以下條件需要符合才會受邀請:
(1) 年齡在45歲以下 (2) 英語最少達Competent水平 - 以IELTS為例,讀寫聽講每項皆需達6.0分或以上 (3) 通過健康測試 (4) 具良好品格 - 需出示無犯罪紀錄證明書 (5) 不能欠澳洲政府債務 (6) Points Score 最少獲60分
這六項條件的首五項,對於一個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專業人士來說,應該毫無難度吧。這些所謂條件真是太寬鬆了吧。
至於第六項,得分視乎年齡、工作經驗、英語水平、教育程度等,如曾在澳洲讀書或工作會加分。另外,如申請人或配偶符合某些特定條件,亦可酌量加分。如分數達60或以上,便有資格申請Visa 189,至於能否獲得邀請則視乎當時澳洲移民局發出的邀請quota而定。
以最近幾次澳洲移民局的公布來看,一般職業需要70分才有機會被選中,某些熱門的職業如會計師或IT類職業,更加要75-80分方能獲邀申請。
以筆者為例,所獲分數為:
年齡: 30分 工作經驗: 10分 大學畢業: 15分 配偶技術: 5分
總共得60分,只達到最低申請門檻,短期內獲邀申請的機會基本上是零。要獲得更高分數,不外乎下列幾個做法:
(1) 提升英語水平
Proficient水平可加10分,以IELTS為例,若讀寫聽講皆達7.0分即可。 Superior水平可加20分,以IELTS為例,若讀寫聽講皆達8.0分即可。 由於筆者無論如何皆需應考英語水平測試(最少要達6.0分),故必盡力考獲Proficient水平。以筆者的英語水平,要臨急抱佛腳考獲Superior應該就無乜可能。
(2) 增加工作經驗
筆者目前工作經驗約7.5年,若多半年可加5分。但由於筆者的專業和大學學位並不一致,網上有人指Assessment機構會對這些申請人的工作經驗作hair-cut,即滿八年經驗也可能當是七年經驗,因此這5分並非必然。
(3) 提高教育程度
博士學位或任何澳洲大專課程畢業可加5分,但這不…

珍惜你的選擇權

圖片
最近看到一篇談時間、時機與財富之間的關係的文章,在哪裡看到就不說了,反正Blog界神人如雲,言論未必能代表社會整體現象。況且誰正誰反並非重點,筆者想分享的是將之放在現實世界的個案中,會看到有甚麼不同。

文章提到,不管出身如何,社會最平等的是每人每天皆有24小時,打工仔在年青時犠牲時間亦有助脫貧/增加財務自由的本錢(講白啲,有權提早hea做,留返時間畀屋企人);另一方面則不要浪費投資的時機,例如買樓、為資產增值等。

這些概念,筆者大致同意。及時行樂、珍惜眼前人是好,但是投資未來也很重要,而且兩者並非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無需非黑即白地看待兩者。

這使筆者想起一位朋友的個案。這位朋友比筆者年長10年左右,個性樂天率真,是一個從事金融業的CPA,平時朝九晚七,間中半夜要conference call,peak season有時要做到12點。以職級來看,年薪介乎150萬至200萬。已婚多年、有小朋友,七年多前買入一間實用面積六七百呎的自住物業,市值約800-900萬。閒時舉家去旅行,或留港駕車四圍玩,是一個常人看中混得極好的中產家庭。

筆者與這位朋友閒聊間,得知他完全沒有任何財務計劃,對投資未來近乎零概念。他沒有固定儲蓄,賺到的錢用剩才儲起,沒有也不打算購入任何非現金資產去保存財富。不清楚他有否炒股票等,也不知道他對事業發展還有沒有憧憬,只道他不算享受目前的工作,卻對目前「手停口停」的生活模式十分滿意,願意一直這樣做到退休,還坦言目前生活最開心的是周末搞掂老婆仔女後,可以偷閒幾小時瘋狂打機,指「夾縫中的快樂」是最高享受。

這朋友的財務狀態並不差,自住樓升值多年,Net equity價值最少有600萬,加上多年儲下的流動資產和MPF,即使完全沒有財務計劃,相信退休時每月也有兩三萬消費能力。是否足夠實屬見仁見智,不過以他的能力和成就來看,反差很大!不至坎坷也感惋惜。筆者明白每個人的價值觀都不盡相同,但若只需付出少少心機去投資最簡單的東西,已經可以讓未來生活更有保障,而那少少付出絕不會影響他眼前的快樂,也不會令他失去共聚天倫的時光,為何甘心放棄自己的權利?

競爭力稍遜的人為了生存、為了家人、為了明天,尚懂得珍惜機會投資未來改善生活;反而競爭力強的人,卻缺乏溫水煮蛙的危機意識。難怪常聽見有專業人士工作至七老八十,腰都彎了仍然要為生活拼搏。

花開堪折直需折,莫待無花空折枝。珍惜你的選擇…